2014年12月14日

历史这东西,没有真相,没有绝对的正义,存在即合理。

看过芥川龙之介的寓言体短篇小说《》,更是如此。

在我住所旁边,有一个旧池塘,那里有很多蛙。

池塘周围,长满了茂密的芦苇和菖蒲。在芦苇和菖蒲的那边,高大的白杨林矫健地在风中婆娑。在更远的地方,是静寂的夏空,那儿经常有碎玻璃片似的云,闪着光辉。而这一切都映照在池塘里,比实物更美丽。

蛙在这池塘里,每天无休无止地呱呱呱嘎嘎嘎地叫着。乍一听,那只是呱呱呱嘎嘎嘎的叫声。然而,实际上却是在进行着紧张激烈的辩论。蛙类之善于争辩并不只限于伊索的时代。

在一片吵闹声中,我听到年轻的蛙一边哭一边说:“水、草木、虫子、土地、天空、太阳,都是为了我们蛙的。那么,蛇是干什么的呢?蛇也是为了我们蛙的吗?”

“是呀!蛇也是为了我们的。要是蛇不来吃,蛙必然会繁殖起来。要是繁殖起来,池塘——世界必然会狭窄起来。所以,蛇就来吃我们蛙。被吃的蛙,也可以说是为多数蛙的幸福而作出的牺牲。是啊,蛇也是为了我们蛙的!世界上所有的一切,悉皆为蛙!应该赞颂神的名字啊!”

我听到一个年老的蛙这么回答道。

汉迪也说,他们那个时代有大成就的,往往都是历史学得比较好的。

突然对十年浩劫有了个新的认识:也许十年浩劫最大的积极意义在于不破不立,若没有这场天崩地裂的颠覆与彻骨铭心的痛,也许就和国民党那段执政一样,会迅速烂到肉里骨头里,就没有此后的腾飞发展和跨越。

这话听起来有点反动,但就像革命总是有巨大牺牲。为了新的未来和时代,无数仁人志士甘愿前赴后继、粉身碎骨,有些牺牲在明处,死得光荣,有些牺牲做的是暗事,就没那么高大,注定无名英雄甚至背负骂名。但他们的意义都是一样的,始终就在那里。

从军事角度来讲,屠城往往有其复杂的原因,因为将领都是极其聪明的明白人,知道这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他们若是疯子,早就会死于万劫不复,不会被送上那个位置,军队和物资是国家的核心资产,岂是儿戏?君主和政府不可能让他们手握重兵却成为极为危险的炸药包。战争不是个人行为,究竟何以动机,让这些忠君为国的将军们个人甘愿背上千古骂名?

所以我们小时候就讲三观的重要: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强调要做品德正直的人、所长专注的人、独立思考的人。原来有这么多深意。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