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7日

JH分享了一篇新华网的文章《杨子荣”智取威虎山”新说:战斗结束后失踪 》,他说:“这篇文章是爷爷在世时对他的采访,追忆了很多关于杨子荣的往事。他19岁时因为把来村里收粮食的一名日伪军踢进粪坑而离乡参军,20岁因为作战勇猛而入党,22岁时组建了一个中队配合曲波围剿威虎山…打鬼子、打土匪,后来又打老美,30岁前一直都在战斗中度过。我有时候挺纳闷儿,我怎么会这么文弱…怎么说呢,没有他们那一代人把脑瓜子别裤腰带上打天下,就没有我们今天吃香喝辣。”

我的家乡在黑龙江省林口县,小时候就知道林海雪原就在不远的海林,好多中学同学的家乡就是这里。直到初中暑假我才去过海林,已经变成旅游景点,物是人非。原来他爷爷也是老革命,而且那么近。

在小时候的乡土地理教材上看过当年一些故事,感受就是这里真的算是白山黑水、林海雪原。我的家乡叫林口,真的是三岔口的林之口,小时候大人常说我家背后的南山,当年曾经发生恶战,山头全是焦土,尸体骸骨就不说了,山下就立着一块烈士陵园。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战役。当年这个山头之战如此惨烈,小时候二哥说每次过山都要说起:当时漫山遍野的尸骨都绵延到山下我们家现在那个位置,我家没盖房之前全是白骨堆,他老拿这事吓我,估计是听大人说的。舅舅说当时真的很惨烈,很多年后,随便一处地方挖一锹土,都能挖到弹壳。他小时候就挖过。

我家就在南山的南边,外婆家和二舅家都在南山的北面,小时候去外婆家总觉得很远,其实现在走起来就十几分钟。外婆和每次走过南山总要说这里原来有个庙,庙里住着尼姑还是和尚我记不清了,还有几件瓦房。每次过山外婆都要提起这些细节,也不知道她想让我记住什么,也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记忆。山上有个好像80年代修的塔,叫兴林塔,我小时候经常在附近玩,上塔里去要票,也去过几次玩,里面塔顶还有个小佛龛,供着观音,大约是山上有庙最后的印证吧。小时候山顶很热闹,有很多照相留念的,现在经济发达了,这里变成了南山公园,好像塔后来也拆除了,有了游乐设施,还修了很长的登山台阶,山下有个特大的广场,但我们的记忆却不一样了。

山中间是人为修出来的马路,山下马路的一段是一个预备役的大院,小时候天天听院里的军人出操和训练,可气派呢。人们讲这大院名音似“舞耀武”,直到很大了我才知道部队真正的编号叫515。我上中学的时候部队撤走了,院子还在,空旷,整齐。我家就在515院墙的西边,院子里的房子后来被大理石厂等企业租用,以前部队在的时候有人站岗,不让随便穿行,后来管制松了,部队走了,慢慢都自由穿行,但也迅速衰败了。几十年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还是部队有军人时候,整齐的白杨树,被细沙铺垫的平整的大甬路。现在院子还在,但物是人非,破败了不少。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