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日

看了大冰的《他们最幸福》,起因是朋友圈里有人发了书中月月那篇故事的截图。把大冰在一席的演讲也找出来看。

大冰有两个缺点,一个是长得好,一个是会说话。

男人长得太好看容易招蜂引蝶,太会说话又容易被华丽的废嗑儿埋没。大冰原本是个主持人,没有这两点的话,根本不会入这行。如果不是颜与语,也许会像他的好朋友赵雷一样,或者像很多其他大器晚成的人们一样,需要更加耐心地被岁月多雕琢十来年。

大冰热爱歌声及在路上的特点,让我想起了另一个朋友。也许这种有张力的灵魂、纯净的心,的确需要另一个更温暖更宽厚的胸怀。

不过长得好和会说话不是错,大冰是一个很有才华、很有想法,有愿意身体力行的年轻人,比如他写的关于好友月月姑娘的故事,就像一面镜子,也能够看到有这样朋友的他,有什么样的真心。

《一个女人欲扬先抑的成长》

他们俩是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上结缘的。

理工男默默移走月月面前的酒杯,给她递来一杯冒着热气的开水,腾腾的热气一下子渲滋了她的双眼……一屋子人,只有他在意了她正在感冒发烧。

许多年,她是独自生活、独自成长的女汉子,永远是自己在照料自己。朋友们相处时,也永远是她来扮演姐姐的角色去照料旁人。人人都把她当个爷们儿看,没人会在意她正在感冒发烧。

在腾腾的水汽中,对的人从天而降。

她端起杯子,慢慢地,整杯饮下。理工男再次走过来,拿走杯子,默默加满。

十几年的漂泊塑造了月月独特的气质,理工男隔着她的壳看到了她的瓤,他由外及里、由里及外地爱上了她的全部,爱她有嚼头的楚楚动人,也爱她饱经世事后的懂事大方。他瞬间做出了决定,发心动愿想去怜惜她。

理工男后来给她唱歌:“如果我是双曲线,你就是那渐近线,如果我是反比例函数,你就是那坐标轴……”

理工男对她说:“我们之前的人生,没有什么交叉点,可是,请允许我从此以后,永远和你身处在同一个平面。”

帅气的男人把情话说得结结巴巴,月月笑而不语,在手掌上写字给他看。
掌心中只有三个字:娶我吧。
他用两杯开水,换了她一颗心。

婚礼仪式上,我问一对新人:“你们彼此确定对方就是真爱吗?”理工男憨憨地看着她,低声说:“就是你哦。”隔着厚厚的粉底,月月脸红红的……她没说话,只是无限温柔地看着他,像一个稚嫩的小女孩看着她从不敢奢望的礼物。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他们俩那时的模样,好似两个自小青梅竹马的孩子。

婚礼结束两个月后,月月忽然半夜给我发来长长一段微信:

在我认为自己已经长大成人的十六年后,我终于开始怀旧,并为此流泪。

过去,我一度认为自己的成长是一段漂流木流浪海上的过程,就算终于被冲上海岸,也是筋疲力尽,没有热情和希望的。我也曾一度认为那些年的漂泊是可有可无的,可以随时淡忘……今晚回头看,猛然间,方品味到它的珍贵和回甘。

今时今日,我对着电脑听着音乐淘着宝,偶尔侧过头,看着两米之外床上熟睡的人。我时而微笑,时而流泪,这种爱深厚平静、弥足珍贵,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幸福感让人疯狂。回头看看往昔,真心庆幸那些停停走走的流浪,现在眼泪止不住地流淌……我为自己终于获得的这份成熟而无比欣慰。

以前我说,如果我有了一个小孩子,我怎么会舍得再让他独自一个人去游荡。
当下我在想,如果我有了一个小孩子,我反倒祝愿他能得到的,是这种欲扬先抑的成长。

好一个“欲扬先抑的成长”。

谁的人生都不可能一马平川,与其前途未卜时黯然神伤,不如把这条路认知成一场欲扬先抑的成长。幸福或许是一颗一直揣在你口袋里的糖,可那奇妙的甜,只能被舔过种种滋味后的味蕾品尝。

一个女人在她而立之年后,方才获得了她的糖。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