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3日

话痨是一种病,阶段性发病。

攒多了憋着没说的疯话痴话傻话,就像不小心攒出垃圾山一样。

有时候还会有没完没了、没头没脑、没皮没脸的奇怪情绪。有时候愤怒,有时候忧伤,有时候纠结,有时候抓狂,有时候焦虑,有时候疯魔,有时候缺心眼,有时候悔清肠。这一组表情全套做下来,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神经病啊!

如果哪天不小心撞到火山口,一下子就会爆发,满世界飞的不是岩浆,而是垃圾,情绪垃圾。

唉,也说不好该憋着,还是该时不时的倒垃圾。

就像胡适日记里记了各种打牌和抄论文,钱钟书日记也有大量玩票。贵在真实,无须粉饰。

季羡林日记出版时曾被建议删改,季羡林则决定一字不改:“我70年前不是圣人,今后也不会成为圣人。”

看来,还是要活出自己。

好啦,垃圾倒完了,感谢各位捧场。
我可以迅速地死开了。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