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有一次Juan说,她曾经想把当时的相亲故事都写下来,有印象的,蛮有趣的,回头看,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经历。可惜她那时已经认识后来的老公了,怕万一看见不高兴,就没写。结果后来买房、结婚、生娃,一孕傻三年,那些事全忘了。

今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听一首曲子:flower dance,里面引用了一段电影片段中男女的对话,那声音,那感觉特别让我想起金士顿的记忆站台的故事,于是想想,这些年也相过不少,少说也有20个了吧?还有些印象深刻的,趁还有印象,可以记下来。

今天讲第一节:恰逢同学少年。

这不是相亲故事,但值得讲一讲。

大学里没交过男友,本人性格比较迟钝,长得不漂亮,并不能说会道,成绩不出色,为人不讨巧,也没有特别才华,挺普通的。爱好上有点追求,处事方面有点迟钝,生活方面有点迷糊,总体来说有点傻乎乎。

大学里,异性同学里,就没跟谁交往比较深过。只有一个男生L关系还比较好,还主要因为我们一个班一个组的,有些兴趣和观点一致,就常聊天。有一次他不知道遇上什么事,比较纠结或苦闷,就约我聊天。好像在食堂吧,聊了一下午,其实基本是他说,我只是听,顺着开解几句。

向来是个感情方面比较顿感的人,校园很大,同学很多,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总是很少。四年中,从未和谁走的太近,虽然也没有和谁走太远,所以,当有个人信得过你,愿意把一些想说没处说的话说给你听,不管说的是什么,我总是认为这是看得起你,挺欣慰的。

还真没多想,然后觉得他拿我当朋友,我也得当他是朋友啊。然后后来过了一阵子,我有个什么抓心挠肝无处诉说的事,就约了他说,还是食堂,还是下午。

结果说完了,我痛快了,他满脸严肃地跟我说:你别误会,我们还是做同学吧(原话记不住了,大意如此)。擦!搞了半天,误会以为我看上他了啊!

唉,胡扯几句就散了。

所以这就是之前那个一直萦绕脑袋里的问题:男女之间,真的没有关系比较好的普通朋友么?到底是拿你当很好的普通朋友,还是想发展成男朋友,你看不出来么?男人都这么自作多情么?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别人,如果有个男生跟我也特聊得来,老和我聊天,保不齐也有点什么想法,哈哈,人性的弱点贪嗔痴,这就是痴啊!

不过除了这一段,总的来说就没啥男生缘。还记得自己特威武的两桩轶事:大一冬天,教室太冷,辅导员特好,给我们买了塑料布和胶带,大家一起糊窗户。生活委员姓马,人称二嫂,是个热心的回族男生。别人都溜边不爱干活,他却特别细心尽心。他满头大汗地试图把塑料布沾到窗户周围的墙上,却总是糊不好。本来是打下手的,但看着着急,就吼他:你下来!然后我上去,三下五除二弄完了。

这样的傻事,还干过一次。

刚读研究生那年,我们新装修的实验室实在太脏了,那个时候哪有保洁阿姨,全是学生自己干。我们女生擦玻璃,一个同届男同学负责把塑钢窗的窗扇卸下来,我们擦好再放上去。结果男生就是卸不下来,不会弄,我指挥了几次,说了方法和技巧,他还是不得要领。我又说:你下来,看我怎么弄。然后我卸了一扇下来,他懂了,接下来的他弄。

那个时候还没有女汉子这个词。但同学的眼里,我肯定是有点“彪”吧?

大三那年,大家突然走到人生的岔路口,该保研保研,该找工作找工作,像我这种稀里糊涂的就考研了。保研的单身学霸们,突然闲下来了,就都开始找朋友了。有一天,一个男同学Z在准备上下一节课的中间,和我的室友聊天。他俩一个班的,本来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扯淡,不知道话题怎么聊起来的。聊着聊着,他突然当着我的面,问我的室友:“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吗?”室友顺着他的话问:“啥样的?”男同学指指我。

都蒙了!什么情况啊这都是!然后没当回事。不过还能怎么当回事啊!太突然了!没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记得那是堂物化课,副院长讲的。

忘了副院长叫啥了,但他的课讲的很好。大家听不听得懂,都喜欢上他的课。那时候我很特立独行,还狂浪。哈哈,有一次还在他的课上看报纸,那么大的4开报纸!我喜欢娱乐版,看的兴致勃勃,翻页的时候还不避讳,就那么大面积的翻。副院长老师实在看不下去,还不点名地说了一句,意思是要注意点啊。哈哈,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也许当时他可能也不记得我的名字吧。

哈哈,就是这么没心没肺。

不过这个男同学说喜欢我的时候,应该也曾经想了很久并鼓了很大勇气吧?毕竟他各方面都很不错的,成绩好,长得不错,家世好,说话挺逗的,怎么会看上我这个愣头青呢?比我美丽温柔优秀有才的女同学可挺多的呢!我们那一届,好像三分之二都是女生。

但就从来没想过:也许他真的喜欢我也没准呢?那时候也不知道咋回事,就以为他在开玩笑。也许是他平时太爱开玩笑了,他说正经的话我们都不信了。后来他还真的接连通过我几个室友来问,问我的态度,我室友也说,他挺好的呀。那时候他保研了,外地一所很牛的高校,我还在考研。他品学兼优,我默默无闻+特立独行。从来没有真的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也许是潜意识里觉得分隔两地不太靠谱吧?但也有一对学霸同学,分隔五六年,还在一起,现在早已毕业,虽然没有往来,但想必结婚有娃了。

至于理由,说不清楚。又或者,是作为一个傻姑娘,不知道如何开始。

后来有一次在图书馆,他拦住我又说这事,我说等考完研的吧。然后他终于不再说了。

再后来,好像是快大四了,有一天,应该夏天,因为下雨了。从来不去系里上自习,但他常在系里。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走到系门口躲雨,我没带伞。怎么碰见他已经记不清了。他有伞,然后问我去哪儿,我说回宿舍,于是他就打伞送我回宿舍。已经忘了那会我是否已经买了手机,但记忆里似乎有印象,怀着复杂的印象给他写了一条短信,虽然无关痛痒,大意就是谢谢你送我回来。但那时候第一次觉得,也许他真的喜欢我,他也挺好的嘛,如果他再问我,就答应他。结果,他好像再也没有提过。第二天又是和平常一样的一天。反正就错过了。

还记得好像08年的某天,在北京,突然接到他的电话,那时在陌生的地方,哪儿哪儿都不认识,只记得是一个很大的立交桥下面,正在过马路。路上特别特别吵,他跟我说什么也没听清,他问我在哪儿,我说在北京,这里太吵了,回去说。然后没聊啥就挂了。想想看,大约那时候他应该准备离沪去狮城了。

如果时光倒流,倒是真的想知道哪天他为什么突然打电话,会想说什么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得我俩加另一个男学霸,我们三个一起报过一个考六级的英语班。这个学霸就是刚才说的那个,和另一个女学霸大四实习时候开始交往,异地五六年,终成眷属。

那时候每次上课坐车都要路过南湖,那时候男同学Z指着南湖说:“大四的时候我们来南湖划船吧,我请你们。”那时候学霸家境好,学习成绩好,也大方,而他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不过毕业之前,也没在南湖划过船,倒是和他一起看了一场电影。他请的,哈哈,图书馆地下视听室,就是徐静蕾和佟大为演的那个王朔的《过把瘾》改编的电影。哎呀,才想起来,当时也不知道咋选的这个片,片名是《我爱你》。

你说我得有多迟钝,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呢?哈哈哈。真佩服当时的自己。真霸道啊!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什么联系,这位同学应该早就结婚当爸爸了。当年的同学们,很快结婚生娃了,全是chinaren校友录上各种晒照片,先是婚纱后是娃。有的同学毕业就结婚了,娃早就上小学了。

时光而苒,岁月如梭。突然之间想起这些,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像过电影一样,还记得那时的自己,真是青葱年华。

还记得后来读研的时光很寂寞。做学术是很寂寞的。全世界里,你的同行者都不多,导师就是国际上这个领域上走在最前面的人,导师的每个学生从事的项目都不同。要想做出成果、发论文,必须走无人走过的路,这和大学以前学已知的知识是完全不同的。黑暗的夜里前行,看不见前方,也看不见脚下,甚至看不到自己。没有人知道路在何方,唯一的指路明灯,大约就是心中的信念。

我们师兄弟姐妹聊天,聊学术,都会探讨,我们现在的研究有什么意义么?有什么用呢?无解。问导师,导师也说不知道。他说,但还是有意义的。但我们也知道,不同的学术研究才有意义,重复别人的结果不是创新,就算再完美也没有用,没意义。写文章都绝不可能发表。

做研究的日子有点像苦行僧,要有建树必须要耐得住寂寞。有没有建树,除了靠努力,还要看机遇,而且更重要的是天分很重要。

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不对,只是凭借惯性走下去。好像没有天分,做学术从来没感受到过热爱,师兄们那么专注,我却像没入门。所以苦恼加苦闷。

有时候从南区回来,走过净湖,突然发现好大变化,比大学时候荷叶茂盛多了,湖心岛的规模大了,还有桥和亭。盛夏的时候荷叶茂盛的不得了。什么时候变的都没注意。

买一罐青岛啤酒,坐在二舍后面的台阶上看日落。自由大路上宽阔绵长,车来车往,一辆,两辆,三辆……一直数下去。

一两罐啤酒怎么可能醉?但有时候真的好想大醉一场。

最可笑的是,都不知道为何想醉。

后记:

其实这两个完全不是相亲,连初恋都不是。但还是记录一下。因为好在现在还能想起,若不记下来,以后就全忘了。

其实想记住的,就是那个时候的自己。

看到一段话很喜欢:

我们总在说要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却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内心强大。内心强大不是硬撑,而是“敢于直面痛苦,并且不惧怕拥抱孤独”,只有这样,你才会拥有最美妙的爱情。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