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

华为任正非第一次公开演讲,他在达沃斯接受BBC的采访,谈了军人背景及华为是什么,节选几个片段:

1.
那个时候我们听了一个来自826部队的所长跟我们做报告,他是中国第一代中国计算机人,他给我们讲了两个小时计算机,我一句话都没听懂。但是我觉得他给了我们很大的启蒙和人生的方向。我觉得在座的达沃斯的精英们,有机会跟孩子们谈一下心,喝杯咖啡,我觉得或许能改变他们的方向,我学了半天建筑都没有做建筑。

2.
我讲一个很重要的笑话,很多年前,大概十几二十年前,我带我们小孩去北海公园,他说要去体会一下那个荡起双桨的味道,我们唱歌,唱到绿树红墙,我突然看到这不就是绿树红墙吗?我们小时候幻想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因此我们认为互联网对孩子的教育要起到好作用,现在的乡村的孩子也不会像我们那种孤陋寡闻。父辈的磨难是一个政治上的、社会上的整个磨难,我们家的磨难应该是轻的,我们至少你看刚解放的时候,我父亲是中学校长,我母亲是小学校长,那我们家炒菜是有盐的,当地认为有盐炒菜就是富人了,所以我们不能完全说很穷的一个穷孩子。

3.
后来我在我们的军队里面,在西安实习的时候,就有幸上了西安交大的班,叫研究生班还是什么班,交两块钱人民币就可以去读这个班,我就读了这个班,就知道什么叫做计算机。在那个时候我们听了一个826部队的首长给我们做报告,他是我们中国第一代计算机的制造者,邓小平开放改革,前十个访问美国的科学家,回来跟我们讲计算机,神乎神乎的,计算机,我们实际上两个小时一句话也没有听懂。但是我认为他给了我们孩子很大的启蒙,给了人生方向,所以我觉得在座的这些达沃斯的精英们,有机会都跟农村孩子谈一次心,喝一次咖啡,也可能转变他一生的命运,就像我一样。你像我就不知道跑去学建筑,学了半天不干建筑,等于白学了嘛。

4.
我就讲几个例子,在智利那个地方发生九级地震的时候,我们有三个员工失联了,当时他们请示派人进去寻找,我不同意,别找了,你进去再死掉这一批人更划不来,还是等一等到时候能不能发出声音。等了几天以后,发出声音,但是不是打给我们的,是打给他的最基层的主管,主管告诉哪个地方坏了,就往地震中心走,九级地震,我们把这个拍成三分钟的小电影,就是本人做演员。

5.
所以我刚到深圳的时候,其实就犯了错误,我那个时候国有企业的一个副经理,就是一个很小,20几人小公司的副总经理,可以买到电视机,我说好啊,那我们就去买,把钱给人家,这个电视机没有,啥也没有,然后我们要去追回这些款来。那追这些款的过程很痛苦的,我们上级并不认同我们,觉得你们乱搞,就是不给钱就打官司,那我们就自己去追。

追的过程中,我就没办法,没有任何人帮忙啊,我就把所有的法律书读了一遍。从这个法律书,我悟出了市场经济两个道理,一个就是客户,一个就是货源,中间的交易就是法律。那因此我们要把住货源,要找到货源,要熟悉这个交易的这些法律手续。

6.
融入这个社会的最大特点,就是我们不懂市场经济,很难很难融进去,然后就好像在这个市场化的边缘里面转来转去,一定会转不好的。转不好一定要承担责任的,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当官是一种责任,轻易别去当,就没当好,就这么一个过程。

7.
我这一次来这个对话节目是上了当,说你能不能搞一个闭门会议,我觉得我们经常在家办办公会都是闭门,我就同意了,不知道这个闭门是对话,还要直播,不知道,没有思想准备,等我知道了,我推不了了,公关已经启动了,刹不住,求啊求啊,然后妥协,就来出席。我也觉得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大家不看见也觉得你有啥东西。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