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

拿人一文则不值半文。

这是《大清盐商》第14集里阿克占面见乾隆的时候,拿出的当初尹如海的字墨死谏。

乾隆看字之后的第一反应是:我怎么成了昏君呢?

一连念了两遍。饰演乾隆的倪大红功夫深。

然后阿克占说这是尹如海的死谏,说,尹大人硬是把一块硬骨头咽下去了。

乾隆大怒,说,尹是软骨头!是啊,他是把自己摘干净了,但皇帝交给他的差事呢?

反贪腐,树新风,哪那么容易。

知道后面剧情,所以更加感慨:千辛万苦寻得的真相,往往让人奈何不得。

乾隆大怒,阿克占赶紧跪拜说三个月一定把账目查个水落石出。康熙半天没说话。半晌,幽幽地说:我给你半年。

阿克占回到扬州后,茶不思饭不想,拼命打沙袋,风吹日晒,大汗淋漓。

他的瘦马紫雪跑来体慰,给他梳头,渐渐缓和下来。

这世道里,跟熬鹰一样。熬不成的,就成了家禽。不听话不成,只听话不中用的人也不成。

这集开始的时候,汪朝宗半夜拜见岳父萧首总,萧老爷子的一番话非常有道理:孙子兵法曰,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萧问汪,有人蒙冤,但你为了做生意,筹谋运势,你能不能明知清白还将其活活治死?汪说不能。

萧叹气说: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有人能!

乾隆是这样的人,阿克占也是这样的人。

守正出奇。卢大人在这集开始的时候指点汪朝宗的侄子,说明他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他趁说话的当儿,悄悄把翻开的书都合上了。但汪朝宗之前已经看到了。

汪朝宗被封了首总,要重金修桥,酒醉吐真言,让卢大人代表的官府吐点银子。卢大人说:你这个吐字说的好!但卢很生气。说:可以按你的帐册来要帐啊。

汪和马讨论修桥,马总商说汪花十几万两修桥,自己出三万。汪很感动,然后马说:花了这么多钱修桥,修的肯定不是便桥。等开修,得好几千工人,大家都挣到了钱。等桥修好了,十里八乡的有名有脸的人肯定都往这来,扬州就盘活了。

这不就是大兴土木建公共设施,拉高GDP,让大家都赚到钱,也拉动了经济。那时虽然没有经济学,但有智慧!古为今用啊!读史果然明智。

片尾朝廷终于等来西南阿桂捷报,乾隆老泪纵横,一大滴眼泪掉落茶碗,就像血泪一样。

乾隆对和珅说:你是知道的,朕为了西南这事,杀了两个大学士、一个大将军。他们也都报捷来着,战败了,讳过饰功,用账簿子纸,一股马粪味来欺瞒朝廷……现在,仗打赢了。

Tags: .
«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