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1日

看了朱锡庆的《知识笔记》这本书真TM厚,但是读着有滋味。

里面讲到那次邓小平特区改革与中国社会转型时,朱先生说到:社会转型的最大的障碍就是对于市场的普遍无知。

在中国社会转型的最初阶段,邓小平事实上已认识到,民众,包括他自己在内,对于市场的普遍无知是社会转型的最大障碍。一个隐含的问题是,也不知道如何去改变这种普遍无知的局面。所以他不赞成争论,因为一群无知的人相互争论的最终结果还是无知,而且这种无知的争论很可能导致混乱。经济特区不是先描绘了蓝图然后加以实施的一个工程,而是一个实验,实验的目的是要观察市场是否是优于计划的经济制度,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从一种制度到另一种制度的具体途径是什么,尤其是向民众普及市场知识的途径是什么。如果实验没有答案,肯定还有其他实验。这是邓小平发明并一直坚持的方法,少争论,多实验。这一方法被继任人继承,沿用至今。这也是中国社会转型的一个重要经验。

突然想到,很多时候团队或组织的生产力没有很好的开发,其实在于信息不对称,其实就造成了一大部分人的无知。上次我做过的内容游戏化的尝试,做了两组新闻连连看,老板看见了,说好,说每周都要有。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每周都有是做不到的。后来老板和方老师说起什么,方老师说,这个社会化贺卡我们要有,一周之内必须搞定。也就造就了那几天我很有压力。

虽然后来也的确在规定时间内做完了,痛苦终于过去了,但我总记得这个事情,时常反思。虽然当时痛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但究竟有没有真的能一周搞定的解决方案,关键节点是否可以克服?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个事情在我脑子里又反复转了半个月。今天看这本《知识笔记》的时候突然得到启发,老板和方老师是自上而下来考虑这个事情,自然只看目标与结果,不看路径,理论上的确是走的通。而我涉及具体执行,在自下而上做事,所以更多时候在行进过程中要越过非常多意想不到的障碍物。老板和方老师从上向下看,所以可以自如地越过障碍找到捷径,他们把这部分自然地当成已知,但对我来说这些全是未知,对无知的恐惧是很强大的。这就是为什么那段时间明明知道这是个小任务,却亚历山大的真正原因。

这个事情先后和方老师来回讨论四五次,有些有结果,有些没有结果但释放了压力。

开始的某次,方老师甚至说:“一年才压力一次,就(反弹)这样……”

我说:“我能控制的部分,多少压力都不怕,控制不了的部分,逼我也没办法,没办法干着急才是痛苦的地方”。

方老师说:事情就是这样的啊,处在这个位置,就是要千方百计解决问题,否则如果只是协调,太多人都能干这么简单的工作。

我也没什么好的措辞来回应,只是让他感受到我的焦虑。

显然,我们说的不是一件事,也没什么结果。

下周一早上,他又找我及另一个同事复盘这个事情,这次同事替我复盘了事情的关键节点和原因。我们梳理过后,更清晰了。

但其实如果同样的事情马上又接一单,焦虑会缓解,但未必会跑顺。

看了《知识笔记》,很庆幸当时那么多次沟通,虽然未必每次都有结果,但沟通对于消除信息不对称是非常有好处的。我的实践得到的信息,也要反馈给他们,他们把补充信息和可能的解决方案返还给我,信息流动起来,价值就形成了。

果然是实践出真知啊,信息的流动性削减了信息不对称,提高了信息透明度,这才是生产效率提升、生产力扩大的根本动力。

还是那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Tags: .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