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3日

昨晚跟Zeng聊职业发展和工作技巧,挺开心的,然后就睡了。

然后做了一晚上梦。

最后一个梦还记得,大约是认识了一个长得像陆毅一样清朗的朋友,我们俩聊天,从一个话题聊到另一个话题,不知不觉从天亮聊到天黑了,夜深了,我得回家了,可是突然发现他醉了,于是开车把他送回家,可是出门后才发现他家门口是一块周围树林茂密的草甸子,也没有夜色,那叫一个瘆人。吓得我只好跑回去问他怎么办,他大笑,然后不知从哪儿牵出一条狗来,那是一只中型犬,但一看就很聪明,那阵势,对陌生人也很有威慑力。

于是狗狗送我回家,我们走啊走啊,好像走了好几公里才安全到家。到家的时候天都亮了,我们路过一个类似于书院的地方,那调子还有点像没有客人时候的绿茶,但装修颇有古风却很简洁。于是迎窗远眺,清风拂面,就像立身于云端风端。这种站在十几层的大厦楼上窗边远眺,感受极为特别。此情此景,虽然往下看略有恐高,但感觉颇难形容,就像人生。

本来朋友嘱咐我安全到家后就把狗狗放走,说它可以自己回家,但我到家后就忘记这码事。等睡了一觉再醒来,发现咚咚作响,原来我怕狗狗自己回家会被狗贩子劫走,就没有让狗狗自己走,打算睡醒送回去,它这会儿着急上厕所,正纠结着提醒我呢。溜狗来不及了,赶紧带进洗手间,狗狗居然会用厕所,上去蹲好顿时开始大解起来,卟咚,那么大一泼解在马桶里了!哈哈!

然后我就醒了。

一看,才早上七点多。但并没有想去厕所。

抄起手机看起来,看到李健回清华做的一次演讲,颇有感慨。

他说:

我是一个容易敏感,但也能很快把不好情绪忘掉的人。我当时是因为热爱。你做的很多事情在当时看来也许是没有用的,它不是立刻就能给你换来名和利的,但它一定在潜在地慢慢培养你。我觉得音乐是弥漫的,很随机的,但它也是很公正的。比如说我新唱片的一首歌里面,有两段旋律就是十几年前创作的。它就像有生命的精灵一样,潜伏在某个角落,在你需要的时候,它可能出现、成长,然后帮助你。

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平实的、朴素的,娓娓道来,每一次听都会有不同的感动。

虽然现在唱片卖得越来越少,但人们是不会停止对音乐的需要的。所以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把音乐做得越来越好;尽自己努力做得越来越真诚。抱怨毫无意义。我有时候也有抱怨的情绪,去抱怨这个市场。环境越差,你只有越努力,越逆流而上,才会有好的结果。当人们都抱怨的时候,你不抱怨,你去更努力地、更认真地做音乐,这样才会赢得真正的尊敬,你也会赢得你所谓的市场。仅此而已。

真好。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