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3日

周末去看电影,一连看了三场:失孤、灰姑娘、可爱的你。

从1点40看到晚上7点多,好饿,就去哈霸哈霸吃年糕火锅,因为凭电影票七折,尝个新鲜。

等上餐的过程中翻了一本南方报业的杂志,名字很山寨,好像叫《名流》还是什么的,排版印刷也很山寨,里面采访了麦家,鸡缸杯的收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三联书店前总经理沈昌文等等。

沈昌文讲的一个故事打动了我。沈公是个传奇的人,在文化界的经历几乎代表了一个时代。当年他的一大爱好是撮堆文人茶局,就是文人一起喝茶聊文艺的聚会,事情虽好,就是经费紧张。后来那个叫做牟其中的商人发现了这个“文艺俱乐部”,每次都来,然后悄悄在柜台留下一张支票。后来突然不来了,发现他出事了。沈公感慨:这样的骗子越来越少了。

沈公说的文艺俱乐部其实就是早年的文艺人士的社交组织,类似于当年林徽因的客厅,文人艺术家经常这样聚会、讨论和交流。这些年各种俱乐部、读书会、私董会遍地开花,其实就是各界牛人们也有强烈的交流需求,连接和联系需要更为紧密和频繁。

沈公当年的文艺俱乐部,以及牟其中悄悄赞助的支票,让这事显得更加纯粹,不浮夸,挺好。牟其中如果没出事,也是比史玉柱、任志强、王健林江湖地位更高的大佬,一如褚时健,都是中国企业家里最顶级的豪杰。他们那段历史很悲痛,但他们经历的事情今天依然时常在发生。

王石不顾其他忌讳,去看一位入狱被判刑多年的当年某位杰出企业家,回来后跟外界呼吁:不能忘记他们这些企业家,否则,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中国企业家崛起很多很风光,但全身而退的极少,除了原罪与贪利之外,还有很多复杂的原因。在中国做商人,尤其是大商人,很难,非常难。

褚时健和牟其中那拨企业家,多半以贪污受贿挪用资产等罪名被判刑多年,甚至有的还被弄死了,但这些事这些人不应该被忘记,这不是个体贪婪违法的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行业问题,甚至政商博弈的问题,读史使人明智。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