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

发烧,痛苦的一动不能动,不想动,动也痛苦。原来病痛折磨真的能像枷锁一样这么的人想死。幸好只是一场小小的受风发烧而已,已经有出汗的兆头,看来有盼头了。

这次发烧,不只是逛动物园走太久或吹风太多,而是一段时间的积攒,集中爆发而已。几个月的心火郁结,再加上春天这会就容易上火。炸了。

也提醒我该停下来反思一下,再重新启程,否则一直这么下去,会出“人命”的。

上次小习生病,是摔了还是咋的忘了,方老师派大智去看他,顺便送小习去医院。哇塞,好高的待遇!

最逗的是大智送小习去医院检查,发现没啥事,然后送回家了。然后晚上大智发烧39度多,去医院检查,好像肺炎什么的,然后在家休息了好几天才能来上班。哇塞,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唉。

其实也许,小习也是积攒了太多库存了,压得透不过气。

打个茬,前几天跟方老师大吵了一架。

其实那也不是吵架,而是形式比较激烈的沟通。

我像暴雨泄洪一样,劈了啪啦说了一大堆,一开始情绪控制不住,边激动地像机关枪一样说话、一边不断涌眼泪。他插话也会被我打断。

后来说high了,眼泪也不流了,越说越自信。

直到都说完了,达成了新的一致,反而轻松了不少。

唉。

=====

补记:

这会儿,感觉到下巴、鼻息、额头都开始冒汗了,身体里的热在不断往外散……

好现象。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