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今天方老师又找我了,还是老样子,半明不白突然就一句:不要把标准限制到现在这里,要到外面找增量。

本来憋了一肚子话,被他这么一说,都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了。随便揪起一个话头说,还是原来那几样,感觉又把自己绕进去了,又给自己挖一坑,那叫一个绝望。

如果明天方老师外出办事或回去看方宝去了,不在公司,擦,就要难过一个清明了。

方老师可能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一道符,快要逼死我的节奏了。

还不如痛快点,直接弄死我算了。

前几天休年假,都快走火入魔了,天天做梦还都是这个工作,一晚上做俩噩梦,都是被工作困住半死不死、半人不鬼。

小习说得对,方法是不太对。但关键绝不是方法问题,而是现在的情况非常拧巴。

全凭个人痴念,跟烧了高纯动力一样往前跑。但很危险。因为一旦没油了,车毁人亡,再做什么都晚了。

还是得谈一谈。量力而行。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