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3日

今早去双井跟同事汇合。

为了赶时间坐地铁往里挤,人超级多,人乌泱泱的,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一样。然后6号线外面那层门关了,我还没挤进车厢。如果里面那层门也关上,就意味着一定会被夹住。

幸好乘坐的是第一节车厢,离司机车厢很近,司机在屏蔽门和车厢门这两道门之间往后看,直到我都挤进去了,才关闭里面车厢门。否则,我一定被车门夹住而受伤,或挤到两道车门间,车一旦开动,必死无疑!

就那十几秒的功夫,精神高度紧张,如果10号线那样,两道门是自动关闭,来不及开门就被夹住,必死无疑。

去年北京地铁就这样夹住一个女的,然后当场死亡。

唉,从地铁出来,腿是软的,精神是恍惚的。连公司大门都两次走过:找不着门了!如果真死了,都不一定能算因公殉职。

操,这么拼命,值得么?

一定会记住今天,2015年4月13日。

如果以后成不了想成为的人,都对不起今天的付出!

白天跑一天看场地,蔡总亲自当司机,我们挨个看。累够呛,下午回来事情都定了。这个关键点闯过去了,后面就全顺了,还挺开心的。

下午做完分工,一切安排妥当,好似手起刀落般畅快。

晚上和小廖又聊了两个多小时。整个框架甚至格局都清晰了。都深深的一声叹息,这事一路走来,太他妈不容易了。顶住困难和压力一直做下来,真心拼的都是一口气:凭的就是我们的职业精神和专业追求。

和小廖的感受一样,很多时候不能很容易被理解、被认可、被支持,但我们的思考以及探索是对的,这是真的走出一条新路!这是隐秘的、真正的康庄大道,可以越走越远。

如果以后生了小孩,一定要让娃知道娘亲这当年如此奋斗的艰难过程——多少次压力大到崩溃大哭,多少次喜极而泣,牙疼到脑仁疼都没空去治,靠吃止疼片硬抗还在工作,加班到凌晨两点半拉着同事赶进度,甚至拼命到甚至差点被地铁夹死,命悬一线……

呜呼,人生不该仅是如此而已。

这次的合作具有里程碑的特殊意义,而且一定会很成功。一切将从这里启程,从此扬帆远航。

PS.很少在博客里直接脱脏,这是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