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6日

之前买基金,胆子小啊,买了一千块试试看,涨了两天前,然后跌了一天,赶紧卖了,折腾这两遍,勉强够手续费没赔。

那会儿lei问我放了多少钱,我说一千啊,他说太少了,看不出来。

哈哈。

后来想试试股票,问开户问题,人家问你放多少啊?给你减费率。我说先放几万试试吧。人家说那减不减不明显。哈哈,是啊,至少放个百八十万,那个才有区别。

后来一跟这理财经理有交集,马上就会想起这个“典故”。人家当时那话没什么,但这潜意识里总还有点别扭。

差不多九年前,开始找梅娘。又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终于找到了联系方式,第一次打电话好激动。聊了半天,奶奶说看了我写的文章,说写法的确还很年轻。就因为这句话,一直没勇气见她,其实她的家和后来我工作的地方那么近,在北京两三年,一直没有去看她。直到长春的朋友要联系,还邀请她回长春,那好像是她有生之年最后一次回长春。我依然没有再见。又过了两年,她去世了,好像是2013年去世的。很遗憾。

也不知道这么大人了,这自尊心怎么还这么脆弱。想从前,几次三番的挤兑、甚至要炒鱿鱼,都没办法让我屈服,佛挡杀佛、鬼挡杀鬼的那份霸气哪儿去了呢?

真是碎了一地玻璃心啊,这事闹的。

就把这事写在这,不论如何,翻篇吧。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