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5日

最近不知是电脑的问题还是网络的问题,写一篇blog费了牛劲也发不出来,只好把两天的贴在一起了,还保留昨天的标题吧,夜半狂想,在平安夜和圣诞节。

夜半狂想(于平安夜)

发呆……
总是在要关机的时候才想起有很多话要写下来,就拿昨天来说,发了一下午呆,听了一晚上的《等等等等》还是听不出黄磊到底在唱些什么,也许我比较适合听古典,就像现在的《蓝色狂想曲》。这张CD还是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家小小的音像店里发现的,当时欣喜若狂,毫不犹豫买下两张,一张作为礼物送人,一张自己保留。我无法描述这曲子多迷人,那种喜爱是无法表达的。虽然当时送出这份礼物多少有些突兀,但也还是送出了,也不知那位仁兄是否仔细听了。爵士风格本来就是很写意,就像散文,如果你的心并没有安静下来,你也许会读不下去,认为它太浓缩,艰深,甚至会觉得莫明其妙,莫知所云。那是一份独特的情感,需要你用心体味它的美。呵,我猜他一定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如何描述它,所以当时我只说Rhapsody in Blue很美,我很喜欢。不管怎么样,没丢掉它就好,呵呵,看到它也许就会想起曾经认识我这么一个奇怪的朋友……

Merry Christmas!(于圣诞节)

给Pax写信,知道他不会回,因为他不知道我发了这封信到那个邮箱。但我还是喜欢写信,最好是石沉大海那种,最好是不相识,这样才说的爽快,当然,这可能意味着再无见面的可能。
听着一段吟唱,两个法国小孩演绎的concerto pour deux viox,那个少年好像就是《放牛班的春天》里的那个莫航治,长着天使的面庞,他们唱的是无词人声版,很美,如百灵般婉转,似画眉般清脆……
温柔的歌声,总能勾起许多往事。外面铺着一层细雪,像鹅毛般温柔,如锦缎般细腻,好想躺在地上好好打个滚,想起小时候的冬天和二哥跑到山上下爬犁,那山那么陡啊,吓得我什么也不敢看,只能死死扣住二哥的腰,耳边寒风撩过,突有丝丝凉意浸入心田。转眼间已然滑到了山角,一身清爽。不怕了,高兴得重新爬山,放爬犁,还是不敢睁眼,但喜欢上了听风的感觉。

Revival说法文是情人的寓言,我说是童话般的梦境,总之是让人欲沉醉其中,长眠不醒。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