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0日

今天小老板请我跳舞,平生第三次跳舞的我居然没有错乱,还算舞得不错。May be alcohol’s effect,也许是小老板真的带得很好,反正很happy。小老板一直问我是不是学过三步,也许他不相信从未学过跳舞的我可以真的切合旋律纵情旋转,旋转。

小S说爱跳舞的人没有不爱出风头的,虽然人前的我不是这样,可我知道,骨子里依旧疯狂。跳舞的魔力,就是让你在旋转中绝对自信,绝对投入,绝对陶醉。就像役所广司可以真的跨越谈谈情的阶段,进入跳舞的境界。李清照有云:沉醉不知归处。

我这么爱舞,会不会上辈子就是个舞者呢?

古代欧洲宫廷里还有一种舞叫圆舞,最开始的一对舞伴一定要经过许多人,转很多圈,才能最终回到一起。心仪的男女们都借着这种迂回的距离考验对方验证自己,而爱情也在延伸的跟随与守望中,变得明朗和热烈。

于是,八点四十一分,酒意微醺的我借着冬日夜晚的温柔月光又讲了7分53秒。得知,猴子不会进关东了,What a pity! 其实这是我早就预料到了的,但听他讲出来还是觉得遗憾。学学Pollyanna’s game吧,事情的另一面是: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打给他,我的话费可以彻底省下了。

可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我也很想不,毕竟,抓到一个对称的家伙真得很不容易。可惜,世界上最难画就是圆,我的圆舞还有多少圈?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