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8日

最近好累,也许是这两周的白天一直比较努力的干活的缘故吧。6点45起床,赶公车,晚上5点半赶315回来,一直都很认真。虽然晚上的时候还是很慵懒,因为还不能一下子勤劳到连晚上都工作看文献的地步,等过完年的吧,也许我就要回归本色,认认真真地做科学了——嗬嗬,我说这话自己都不相信。但是在别人面前,我还是很淑女的,今天师兄居然说我太老实,我在心里都快笑死了,既然人家这么说了,我这儿就算装样死活也要装下去啊。呵呵,其实要投入专业也不是做不到,只不过我不想而已。

明晚坐车,后天到家,刚好是我的生日,终于把生日赶到hometown的范围了,不过可能和往常一样,这一天我还是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像我这种糊涂蛋大抵世间少有吧。不过这次因为折腾一宿,中午才能到家,下午休养生息,一整天都在昏睡,那还记得什么四五六啊!没有蛋糕,不吃面条,我的生日总是很平淡,以这种方式默默感谢妈妈也很好。

P.S. 这可能是我农历年前最后一篇涂鸦,衷心祝福亲爱的们,春节快乐!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