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12日

本来打算十一点就睡觉,但有人讲自己故事就听了下来,讲完了,他反倒先溜的没影。故事很简单,一场闪电般风花雪月却无疾而终的爱情,普通人的故事就是这样,高潮和结局只在戏剧当中才同时体现完美。感谢他的坦率,而我也愿意做回忠实的小耳朵,it is my honour。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恢复10岁左右的话篓子功能,也终于明白爱说话的人如果不说话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静静都笑称我是小唠神儿。我想起猫猫,在我最郁闷的时候做了我很多次的小耳朵,虽然当时自己比我还难过。我决定“改行”当小耳朵,这才知道要善解人意有多难。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