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昨天吃粽子,太好吃了,枣很甜,米很粘。好几年没吃到这么好吃的粽子了。结果特没出息,一不小心,一个细枣核和粽米一块吞下了。然后卡在食管上,差点阻碍呼吸。

幸亏比较冷静,发现弄不上来,也咽不下去,就赶紧去厕所催吐,一使劲,激发了条件反射,成功吐出去了。试着咽了几口唾沫,发现真的吐出去了,只是卡过的地方还是很疼。然后大舒了一口气。否者这么卡下去,去医院都来不及。

真不是开玩笑,很多时候倒霉只是一瞬间。

想想看,有印象的命大不死,似乎这是第六次。今天数一数——

第一次,2003年,为了买手机,骑自行车在解放大路和自由大路的路口被出租车刮了,脑袋着地。幸好红绿灯处出租车拐弯,车速不快,但脑袋撞的部分疼了一个多礼拜。当时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很慌张,把司机骂了几句,还不敢使劲骂,怕他揍我,然后觉得好像没什么事,就让他走了。其实应该去医院看看。

不过也不怪我骂他,因为那司机很可恶,开出很远,然后看我一直喊,才停下来看看究竟,否则就逃逸了。

很幸运,没什么大事。但其实过了很久,再摸脑袋上被撞的区域,还是有痛感。

第二次,差点得非典。那时候带一个学生,正犹豫要不要去最后一次,好容易下决心去了。最后一刻家长打电话来说先取消吧,因为孩子发烧。后来才知道他们全家都得了非典,因为孩子叔叔去医院看望病人,厕所跟别人聊天被传染,连带他们几个亲戚家十几口人全部隔离,死了两三口人。孩子父亲也被革职,全家都被传染住院。

如果那天见面,肯定也会传染,然后就算保住命,估计也要受处分,命运要被改写了。

第三次也是车,在去桂林路的一个小十字路口,双向车道,小马路过到中间,猛然另一个方向突然钻出来一辆车,吓的我条件反射后退了一大步,身后那个车道的车急刹车,我的手杵到他的前车盖上,吓死我了。

这次好像不能算车祸,因为毫发无伤。但如果后面车速快一点,或者我步子迈大了或多迈了一步,人就肯定飞出去了。

第四次不是我,是一个朋友。那是个夏天,刚跟华尔街英语的俩奇葩吵完架。见面后刚消火,正边走边聊天,朋友突然说不行,好像要晕倒。我以为在开玩笑,因为人看起来除了脸色变了点,其他好像没什么,中暑也没这么快。

结果真的晕倒了,情况还比较严重,抽搐和翻眼白,十几秒的功夫就倒我怀里不省人事了。吓死了,脑子完全是懵的,居然在第一时间的条件反射是打给另一个好友,而不是120。说话反应过来后赶紧打电话叫120,送医院。由于事发突然,我们刚出地铁时都不知道所处什么路,120真正找过来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

输液,急诊医生各种检查,看好像没什么,就让观察看看。过了半个多小时,醒过来了,看好像还行,就是有点失忆。

朋友大老远的打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赶过来,有人一起,这才安心一些。这时才感觉到腿直抖,都站不住了。陪着休息了一阵,输液输完,护送回家。买了些吃的,安顿好。我们才出来,说了几句话,各自回家。

那一次真的吓坏了。如果真的出点什么事,负不起责任是一回事,打击是另外一回事。有时候生命真是很脆弱的,说没就没。

这次的打击和触动,真的跟自己闯了一次鬼门关也没什么区别。后来同事得了淋巴癌,很严重,听说以后,像天塌了一样,那种感受很难描述。去看望,很憔悴,好在后来经过治疗好像还稳定,在家休养。很多事情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总归不能像正常人一样随心所欲,生活质量和寿命长度总归会受到影响。

第五次是上个月,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外出。贼惨。赶时间坐地铁,赶上那天早高峰人超级多,我被后面的人推上车下不去,外面车门关了,幸亏里面没有马上关,而我在最靠近司机车厢的第一节车厢,司机在两扇门之间看人是否都上去,等我挤进去才关门。否则如果地铁车厢门自动关门,我又进不去,肯定被挤到两扇地铁门之间,必死无疑。去年就有一个女的这么死的。

第六次最奇葩,吃粽子差点被卡死。

这是否在提醒要注意?

唉,真是荒唐。

捱食不易。

不过这话都不好意思跟他人讲,说出来也许又是鸡汤安利范儿,祥林嫂。但这种事情谁愿意这么倒霉呢?想多,也是一种自我安慰。

天有不测风云,浮沉之下,都是孤零无助。

以终为始。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