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

1.认识个有趣的人,虽然有点呆,但显然是个执着的手艺人。聊了两个半小时,这个,基本在交流技术问题,特别有意思。不过实在因为下午有事,就再见了。

勾起很多从前的记忆,十几年前对保护建筑的热情,就像这对兴趣的热爱和执着。尽管不是科班出身,很聚焦、执着,居然能花少则半年多达一年的时间持续做一件作品。这种人越来越少了。

就像长河,一直对科研的执着,几经坎坷还能重新读博士,那种纯粹对学术研究的执着和热爱,真是令人敬佩。不知他在工大的进展如何。又好几年过去了,快毕业了吧?

术业有专攻,牛掰到行业翘楚遥遥领先的位置,才站得高走得远。也许现在看起来,大众的感受这样那样,可本性才是决定性的核心。

又回到那句说烂了的废话:人,很重要。

嗯,也许可以重拾考据的积累,尽一点力。

2.线索是在小习的转发看到的,加上早上在家看新版《机器猫》电影,特别有喜感,老想起大白。他那对大白,离职是好像没有带走,突然不见了好可惜。

3.这几天太龟毛了!不过给客户做事儿,毕竟与公司内部或部门自己的工作是非常不同的。幸亏不是CCT或销售,天天伺候客户形成的能力,其实是门艺术啊,太修功夫了。

4.突然想起某叔,哎呀,姓什么来着?那会三个素昧相识的人一起去吉林。另一一组素昧相识的人像老友和贵宾一般接待。

这种疯事大概一辈子只有一次,后来想:要是坏人怎么办呢?拐走了卖山沟去了,也是可能的。

幸运的是都是资深的好人。

有一次回去,和一桌大叔爷爷级的前辈一起吃饭,聊保护建筑。那种感觉,有时真觉得如果性别是个小子,可能更有意思。

想起来了,杨叔。

那回他对我说:要内柔外强。

一晃又好几年过去了,上次说闺女准备去国外读书,快毕业了吧?

杀猪刀啊!

5.最近发现好多以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事情、名字都记不起来了,这是正常现象么?不至于这么老年痴呆吧?那一天,想起《股疯》,能想起刘青云,但潘虹的名字死活也想不起来,就在嘴边,就是说不出来。真是让人崩溃!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