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0日

李梓欣在《罗爱萍:为“剩女”去污名而战》这篇文章开篇就写到:“剩女’承受的压力比同性恋群体大多了,同性恋已经抱团形成社区,并得到国外同性恋平权运动的声援,尊重同性恋正在成为一种‘政治正确’,但“剩女”依然散落在各个角落,在大众媒体上也没有发声。”

如今,剩女的地位还不真如同性恋。不婚和丁克在日本美国很普遍,而在中国,仍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就像当年同性恋要入罪、且要接受类精神病的治疗一样,现在的剩女,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是这个“待遇”。

“剩女承受的压力比同性恋群体大多了”。家人都变唐僧了,动不动就说“赶紧找吧找吧得了,赶紧找一个得了。”那感觉,就像催你赶紧去菜市场拎个“带把儿”的回家,或者在商场随便买身衣裳。要是真想这么随便,找个炮友so easy,可这又是图什么呢?同性恋都获得法律认可、可以结婚了,而剩女们,还是三等公民。这都什么情况啊!跟旧社会似的。

Promise don’t come easy.

痛苦的时候就想想铁凝,虽然没什么关系,也没什么用。

“这个人就是我要找的,是我一生要跟他相依为命的人。”铁凝这样评介华生。铁凝喜欢“相依为命”这个词。

“一见钟情就不正常。一个人在我们这样的年龄,有我们这样的阅历,能真正开始一段情感之旅,不容易。在你没有遇见之前,你会觉得很困难,半辈子没见过面或者不认识的两个人,生活习惯、爱好、感情,方方面面,多么复杂的事情,你的本能会觉得沟通会很困难。但是这些都不是你能预设的,当你内心有你的情感标准,你等待,寻找,追求,然后你又确实被命运指引,有机缘相遇的时候,你对爱情的预设和标准就都变活了。”华生说。

2007年,50岁的铁凝结了婚,终于有归宿了,当时非常轰动。

假设她此生只能拥有十年的爱情,再加上十年相对和谐的婚姻,这辈子,也值了。

得来不易,才倍感珍惜。

跟长达五十年一直忍受鸡零狗碎相比,哪个要好一些?

就像冰心的慰籍一样:不要找,要等。

也是,还能做什么呢?总不能变同性恋吧?那是天生的。

生于这个时代,作为非同性恋,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