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2日

看电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无论好片烂片,上映的片子基本都会看一遍。从量变到质变,在研究中得出规律。大量案例的遍历归堆,往往会有不同的看法和体会。和小新讨论最近的两部青春片就很有意思,几段思考,简单整理如下。

1、《小时代4》与电影消费

看《小时代4》时旁边坐一青年男子,整场多次流泪抽泣。这么激动与年龄不太相符。仔细想想,也许并非被打动。

一部分观众就是借影院环境休闲与消费,跟着剧情释放感情。笑,是自己的畅快,哭,是自己的心酸,睹物思人,不一定是真的被电影情节打动。观影是一种体验式消费,在一到三个小时之内,消磨了时间,起到社交作用,实现娱乐功能。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商业片拍的很烂,但票房很好的原因:热闹。其实并非国内观众艺术鉴赏水平欠佳,而是生活节奏快,压力大,需要这种“时间短、价格低、见效快”的娱乐方式。

因此回归这个常识:基于国情,往往电影院以休闲消费为目标的观影,大部分国内观众是不希望非常艺术的那种烧脑感受的。除非《星际穿越》这种能将艺术与大众完美融合的作品,但这种作品,国内几年也出不了一个。

当用户在家使用智能电视、电脑或移动设备,用整块看电影,此时,艺术价值较高的影片(尤其是经过一段时间考验的佳片),往往是更好的选择。这是场景不同的差异化选择。

所以乐视、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电影内容的运营,也许可考虑这部分特质。不知国内平台是否有数据佐证,但Netflix曾做过一些调查,经典影片的点播率和付费情况是中坚力量。

2、《栀子花开》与消费明星

《栀子花开》的上座率很高,大部分是看脸来的粉丝。不是看电影本身来的。也是变相满足一种需求,消费明星的多样化需求。

过去只能看演员的影视作品、或者综艺节目,选择面太少。只有少数狂热的粉丝才会去参加各种发布会、接机,信息不对称,资格稀缺等。和明星近距离接触其实是一种基本的娱乐需求,电影的大屏幕缩短了这种距离,而且大屏幕的沉浸感很好,一次观影的持续时间也足够长。

4、互联网对娱乐供需平衡的影响

一次《超能特战队》的观影后,主办方做了和明星丁子骏的直播连线活动,可惜没有投影到电影大屏幕上。如果能做到更好的技术实现,这类专场加价很多也会有人买。因为是稀缺品,增强了体验,而且对于市场的供需两端都是很好的满足。对于各方利益,也是多赢。过去这种事,没法规模化、标准化。但现在互联网时代,时机成熟了。

5、互联网时代,影院的新机遇

目前,格瓦拉已经在把明星见面会的场次标记出来定价出售,这对深度运营很有好处。对于影院的改变,其实也是盘活了资源,不再完全被动了。点映、明星见面会、粉丝交流、cosplay,或者我做过的那种片后的佳片有约,其实都是很好的补充。对于内容来说,多样化、差异化,对于受众来说,更丰富了。也是实现了衍生价值。

包括微信电影票,用低价吸引大家在上午中午到电影院观影,既充分利用电影院的硬件,又吸引了更多因价钱高而没有观影习惯的潜在用户。影院对观影人群的数据和识别能力也提高了。影迷俱乐部和会员俱乐部相结合,其实影院本地化的最后一公里,往往是平台商难以奇迹的。猫眼格瓦拉再牛,其实也无法真正走到用户心中,而电影院的地理属性,往往更容易凝聚情感。

其实影院的落地资源的利用率很差,也就摆取票机、宣传物料。但实际这种末端的把控能力,是很有价值的,只不过过去受制于各种环节的限制。

6、社区的意义

这些年,SNS看似不像过去那么火了,实际依然十分重要。运营是一个更难的事情,比产品、技术、商务、市场还要难。因为要需要长期持续,大环境和很多公司缺少这样的耐心。

社区产品,一定要达到阀值,才能看出价值,比如五年前的微博,比如今天的微信,一段时间只能产生一个这样的产品。短期目标与长期战略的矛盾,往往是互联网公司也难以解决的问题,目前北上广员工在一家公司的平均年限是三年左右,因此眼光长远,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而运营恰恰是考验:执行力+资源实力+持续性。社区的最大意义在于,可以通过连接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关系,从点到线,从线到面,织出一整张网。这张网的复杂性,导致其不能一蹴而就,而且给伴随的商业化也带来很多新的难题。

但不论怎么说,难才更有价值。而核心竞争力,就是拥有别人拿不走的东西。

社区产品的建设、运营和推广,这个话题以后再表,先记录到这里。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