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3日

水房中有五六口大缸。何安下掀开一口缸,取瓢盛了水,伸到柳生冬景口边,要他漱口。柳生冬景唇触水瓢时,如松快步走来,一巴掌打飞了水瓢。
这简直过份到极点,何安下低吼了声:”师父!”却发现柳生冬景一脸欣喜,如松则显出了慈祥之色。

水瓢是半个葫芦,天然的圆形,在地上打旋。

柳生冬景挣扎着向如松作揖,道:”我已知道死后的去处。”如松温然道:”哪里?”柳生冬景:”心随万物转,转处实能幽。”

彭十三叫住何安下,两人把担架放在地上,坐在路旁石台上。彭十三:”你看到平常心了么?”何安下:”我只看到水瓢在地上打转。”彭十三:”这就是平常心!”

何安下怔住,彭十三:”触着即转!”何安下惊叫一声,心中似明白又非明白。彭十三:”扔水瓢的教育,我十三岁受过一次,那是父亲教我如何化掉敌人拳劲。水瓢是圆底,落地时不是一个面而是一个点,一碰触地面就会旋转,薄薄的葫芦,用多大的力量摔都摔不坏!”

何安下觉得身上的太劲拳劲一改,有了另一番生动。彭十三叹道:”触着即转是太极拳的力学,不料被和尚作了禅学。我们能化掉敌人的拳劲,和尚却能化掉整个世界。”

平常心即是触着即转之心,犹如弄潮而不湿衣、玩火而不伤手。担架上的柳生冬景面部安详,不像死态而像睡态。何安下:”拳法化为禅法的道理,我已明了。而明柳生又是如何将禅法化为剑法的呢?”

彭十三喃喃道:”只有看了他祖先写下的《兵法家传书》,才能知道。”何安下想起柳生冬景为将折刀伪装成折扇,在刀柄上镶有一层叠纸。叠纸上隐约有墨迹,会不会写着便是此书?

折刀插在柳生冬景的腰际,彭十三正看着那里。

何安下与彭十三对视一眼,两人未言语,却明白了彼此心意:即便诱惑再大,也不去动它,因为活人要尊重死者。

对于禅法如何融入剑法,沈西坡回答:”柳生原传剑法有一句口诀——出剑的时刻,便是忘记这一剑的时刻。如果心灵停歇在自己刚发出的招法上,不能即时即兴地面对敌人的变化,便会被斩杀。禅法也是要心无挂碍,即时即兴地面对世界,柳生旦马守便是在这句生死的要点上找到了与禅法的契合点,进而将整个禅法放入刀剑生死中验证,竟然处处皆是,无一不爽。”

——摘自徐浩峰《道士下山》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