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6日

初中时每年都参加越野赛,当初那儿的公路还是土路,那个时候小镇上还没有旅游鞋可以买。每年可以穿橡胶底的护士鞋的时候,就是那种白色松紧带的拉带鞋,就意味着春天来了,越野赛也来了。

那时候男生报名很踊跃,女生对体育完全不热情。而本人是个傻瓜,每年老师号召女生报名越野赛的时候,是唯一一个举手的,其他人都要靠老师点名或商量。

但每年的越野赛,成绩都很差,往往是倒数第多少个跑回来的,好在每次都坚持的下来,而且不是最后一名。

中学的校门原来向北开,不像现在把校门改到了西侧。西侧是一条笔直的马路,向南,是一个长长的上坡,加一个很陡的上坡,然后一段平缓的上坡,再然后,公路笔直地穿过一大片耕地,然后跑到鹤大公路上去了。

这条很陡上坡的尽头,再走一段平路,就是家。再往南走,就是上小学的路。而往北走,就是初中。每天上学是下坡,都走得飞快,因此那时同学因此给取了个绰号叫飞毛腿。

连续跑了三年越野,对这个上坡太熟悉了。一开始还好,但一旦跑到那个很陡的上坡,恭喜你,痛苦开始了。这个越野前半段就是在爬坡。再然后是漫长的平缓的上坡,上公路后,有一段是下坡,特爽,很陡,然后再上坡拿到中点盖章回来,下坡又变成上坡了。一路再回来,虽然返程基本是下坡,但路途太远,力量耗尽,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是半跑半走回来的。

有时候想,那个时候速度快、成绩好的人比比皆是,但连续三年都这个烂成绩、还傻不拉叽的报名,可能全校就我一个。初中三年带来最深的印象,其实就是三次跑完全程的越野赛。每年这时的收获,就是一脚的水泡,加上半年不怎么感冒。也许坚持的性格,就是那时养成的吧。

那时学习成绩是全班第二,体育成绩总是倒第二。班上学习成绩正第一名的那个同学,她体育成绩倒第一。我俩这个纪录之牢固,估计后人很难破。

这些年的经历,有时还真就像多年前的越野赛一样,长长的上坡之后,还有一个陡峭的、让人痛苦非常的上坡。但经历了这些,往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艰难的了。

想起当年CP自运营的项目。忽然发现,不过才三年过去,却像过了很久很久。项目尽管没有任何名正言顺的资源可以支撑,但竟然做成了,在心里,就凭一口气一直熬过后来种种难关。

现在想做的社区也依然如此,尽管没有办法说服老板,尽管很难取得同事或者资源支持,但苦苦挣扎,还是日拱一卒,做了能做的最大努力。

也许再过三年,大家会看到这个意义,但现在还不行,目前也没有这个本事说服所有人,因为也在摸索。

但这种持续前进是有价值的。这样才走出的是路,而不只是漂亮的脚印。

忽然之间,发现就像初中的越野赛一样,前两年多在上缓坡,这三年其实在上陡坡,爬上去就好多了,是开阔地,是通途,真正跑开了。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