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之前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顶级大富豪往往对艺术品收藏以及慈善特别感兴趣。今天看了因比尔·盖茨的推荐而再版的一本书《商业冒险》,终于明白了基本原因。

书中写道:

向博物馆捐赠艺术作品的收藏家可以从所得税申报表中扣除该作品被捐赠时的公允价值,并无需为自他购买该作品后作品的升值部分支付任何资本收益税。如果作品升值幅度很大且收藏家的税级很高,他在这笔交易上的实际所得很可能大于付出。
近年来,一些高收入人士养成了收藏系列作品的习惯——也许先是后印象派画作,几年后改为中国玉器,再然后是美国现代绘画。每个阶段结束时,收藏家都会捐出所有藏品。如果算一算他本应缴纳的税款,我们就会发现这样的投机行为几乎不会让他蒙受任何损失。

不论捐赠的是艺术品还是单纯的金钱或其他形式的财产,高收入人群的慈善捐献成本非常低,这是税收法典造成的最奇怪的结果之一。每年,个人所得税申报表中的要求抵税总额大约为50亿美元,其中的大部分来自于高收入人士捐赠的某种升值资产。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其中的原因:一个最高税级为20%的人捐赠1000美元现金的净成本是800美元。一个最高税级为60%的人捐赠等额现金的净成本是400美元。然而,如果这位高税级人士捐出的是1000美元的股票,而他最初买入这些股票时花费了200美元,那么他的捐赠净成本就只有200美元。正是税收法典对大规模慈善捐献的热情鼓励,使得大量年收入百万美元的人根本不用纳税。法典中最奇特的一项条款是,如果一个人在过去10年中有8年的所得税和捐献额加起来达到或超过其应税收入的90%,他便可以获得奖励,当年免受通常的捐献抵税最高额限制,从而做到完全避税。

正是由于税收法典中的这些条款,单纯的财务操纵常常伪装成慈善行为,这更加坐实了人们对法典的一项频繁指责,即它在道德方面混乱糊涂,甚至更糟。这些条款也在其他事情上引发了混乱。例如,近年来大型筹款活动的呼吁词可以很明显地分为两类,一类是号召人们做好事,另一类则是向捐款者说明他们能够享受的纳税优惠。

换句话说,收藏是一种非常好的避税手段,往往不仅能避税,还能有良好的盈利空间,还能树立良好的社会公众形象,一举三得。

低价买来的艺术藏品,后已升值很高,出售往往要有大量的税金和相关费用,但赠送给博物馆后,不仅可以抵减税费,还因差价有盈利,也是一种好的“出货”手段。而且还有良好的舆论优势和社会声望。

同理,慈善也是可以盈利的。这一点,普通大众往往不能理解太深。但各种道道是很多的。

所以艺术圈的水很深,不仅因为艺术不是标准品,定价议价空间极大,炒作,雅贿、做假,各种利益和关系盘根错节。

比如一个小例子:好像张大千还是齐白石,明知有些画是赝品,因为种种难却之情或各种关系,也需要证其为真。假画几次如此腾挪,假的也变成真的,真人也不敢说这是假画,太复杂了。

结合以上慈善和避税这两种因素,加上巨大的利益驱使,真真假假,还真的是很难说。作为商人来说,艺术品也是商品,收藏或者交易,真正目的都是为了利益。

所以,有点明白为什么盖茨和巴菲特会喜欢这本曾经绝版很多年的小书。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