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8日

这两天和ppip讨论长跑的事情,说起长跑越来越火,简直快像凤凰传奇一样火,简直成为称为精英们的宗教了,于是,尽管依然坚持长跑,却不肯轻易提及。

跑步的迷人之处有很多,据说有科学依据成跑步但在我看来,这项运动门槛很低,最难的就是坚持。
于是从跑步聊到散步。

散步的确可以促进思考,让人专注。之前很多完整的想法都是上下班时步行去地铁时逐渐想出来的。

而且在几本书里也看过这一点,比如:

1.《我在哈佛的最后一课》

我喜欢这种“散步式会议”,自从我毕业留校工作后,我们一直坚守着这习惯。有时我们会聊些商务话题,而更多时候我们是没有主题的。我们经常想到什么就聊什么,从心理学聊到哲学再聊到企业管理学。这成了我们每天必做的功课,也是我们必修的“心灵修行课”。由于霍华德有着哈佛最高管理者之一的身份,我去见他时不用向同事或上司告假。

2.《专注:如何应对信息泛滥的当下》作者:Leo Babauta

第五章:散步、断网与专注

散步这一简单的举动,可以极大地促进专注、效率、清醒的意识,更不要说关乎你的健康和腰围。

散步时可以思考,这是在整日端坐或者被分心的你难以做到的。当到达目的地,写下你沉思的结果。

散步时你可以清空大脑,冥想,或者只是享受四周环境,放松自己。

经常性散步能够保持身材。

之后的工作会更专注,因为你时间不充裕。在30-40分钟里努力处理那些散步时想到的重要的事务。

意识的空间极其微小,同一时间只能容纳一样事情。——安东尼·圣埃克苏佩里

3.《邓小平时代》

下放江西使邓小平能够很快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虽然他不轻易流露感情,但据女儿邓榕说,父亲其实是个有感情的人。她说,父亲在北京挨批的3年里身体消瘦,面容憔悴,到了江西后体重又开始增加,恢复了健康。他服用安眠药已经多年,“文革”期间更是增加了用量。但是1970年1月1日,即来到江西还不到两个月,他睡觉时就完全不必服用安眠药了。邓榕说,父亲每天步行大约5000步,围着小楼转40圈。用她的话说,邓小平“一圈一圈地走着,走得很快……一边走,一边思……一步一步、一圈一圈地走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将在北京重新担当重要角色的前景,使他的思考有了目标感。邓小平从来不跟妻子儿女谈论高层的事,但是妻子和女儿邓榕整天跟他生活在一起,又了解北京的政坛,所以能够觉察到他的心情与关切。据邓榕说,他们知道父亲散步时在思考着自己的前途和中国的未来,以及回京之后要做些什么。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