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9日

作为一个过于诚实和耿直的人来说,不会拐弯有时候的确会撞头。

上周,一个不相熟的小姑娘突然凑近乎问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男友。其实不想回答,但也没有必要撒谎,或者说敷衍的心情都懒的有。反倒是想看看她接下来要说什么。结果,果不其然,她说:那要抓紧啊!

心里真想一句话撅翻:关你鸟事!这么热情的又冒昧的来打探,还不是为了背后八卦的欢?(又来当面补刀)

不过这种气恼也只是一瞬间,但并非生气于对方八婆,而只是深深的失望:又遇到一个没六的人。之前一个爱奇艺的姑娘也这么问,她的回答更出位。但我当时依然什么反应也没有,预料之中。她们这个年纪的人,还有年少轻狂的资本,只有极少数人懂得“宅心仁厚”四个字怎么写。

只是可惜的是,这样对不熟的人也坦率的机会越来越少。不轻易流露感情,也代表着不再容易拥有嘻嘻哈哈无所忌讳的简单朋友,那种真情只停留在少年了。

那样直,不是傻,不是2,不是缺心眼,只是觉得,不想就这样一下子就老了。

说实话,是什么样的人,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人说了或做了什么而改变,从来不care。

孔子说: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损者三友,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

不过反过来还得安慰自己,那也比当了爹妈的人强,他们已经完全成了为生计拉磨的驴,别提朋友,连自由都没有了。

翻出来《南方与北方》的小说,尽管长达700多页,越看越喜欢。19世纪的英国在工业革命初期,那个时代真实社会的人情世故,跟我们现在,从本质上来看,也没什么区别。历史的车轮的确会改变很多事,但人情这一样,千百年来从来都没有太大的变化,都是轮回。

有时候回想,之前放声大哭或者开心大笑,都是经历一回少一回的稀罕事。真是庆幸自己还很幸运,还可以这么坦荡荡的不在乎其他,而直接打开积郁已久的闸门。那些时刻,释放的不是眼泪,也不是笑声,而是那一刻无法言说的真实感情。

不想孤老终身,只是不善于表达。也许就像玛格丽特一样,始终没学会如何安然的拒绝,也没学会温婉的接受。

但真心,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