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

原来商鞅之死的真正原因又是功高盖主。

《芈月传》第32集里,秦王带着芈月去祭奠商鞅之墓,说出了为何处死了商鞅、却又继续推广商鞅之变法的原因。

说白了,大王居高望远,为了江山社稷的发展繁荣,积极推动变法改革。然而随着旧秩序的破坏,或明或暗的大革命,总是伴随着无数委屈牺牲和付出奉献。

商鞅变法触动了旧秩序的利益,打破了格局,因此扬名天下、改变了历史,但这事的反面就是功高盖主不得好死。杀了商鞅一人,就转移了旧势力的愤恨,让他们再无名正言顺闹事的理由。但此后贯彻变法改革的成果和功劳,就记在了坚持改革政策的国君身上。

这也是处世的智慧啊!

做人与做事,学问之极,就是道,都是哲学。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都说人都是经历世事才剧烈成长。这周的事情,还不能言说,但真的触动了。

开始改脾气吧。

做人做事,还是要宽厚仁和、明静似水。

成长的代价,是成熟。成熟,虽有好处,但也就意味着即便渐入佳境的过程很长,此后就是衰退了。正反相对,盛衰循环,相克相生。怪不得我们从小到大都要学政治,原来本质就是哲学,太重要了。

车上又看了几遍亲王在商鞅坟前说的那番话:刻薄寡恩,行事极端,功高震主,这三点都是大忌。虽说法家是出了名的刻薄,也正因此才有法度(不徇私情),但社会是有人构成的,法外有情,没有纯净纯粹的只有纲纪而无混乱的世界,纯净之极就是真空,混乱是永恒的,规范是相对的。

当年秦王还是太子的时候,因为不慎犯错,竟连累太傅受了劓刑。过于严格遵守法理而不近人情,就会成为苛政、纵容酷吏。民怨载道之盛,必会动摇政权之根本。因为法之本意,也是以公平明确的法理,而使社会稳定、各司其职。秦王从太子继位,若不杀商鞅,法度都在商鞅之手,果真会让众人以为秦王无法约制商鞅的权力,破坏了执政的稳定性。

秦王借商鞅的脑袋立威,制住老氏族的内乱,缓解了诸国相逼的压力,获得了辗转腾挪的机会。

秦王最后放了公孙衍一马,一方面是施恩容度,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怜惜人才,由商鞅移情公孙衍。

商鞅有恩于秦,也是秦的仇人。果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秦王对商鞅复杂的情感还真的难以言说。《芈月传》里故意把秦王的生辰与商鞅的祭日写成同一天,估计肯定历史不是这么巧,而是为了表现:商鞅变法成就了秦国,让秦国重生,但也葬送了秦国。法制如秦,最终还是短命的。

从春秋战国时代中国的集权就基于法制,上千年下来,用绝对的法制治理好中国这般复杂的国家,未必是传统或守旧的原因,而是这事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是活到老学到老,才能跟得上时代一直向前。怪不得造物者让人的寿命是有限度,有限和节制,才真的能让种族生生不息繁衍下去,这样社会才是进步的、有流动性的。

缺少流动性,会成为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