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9日

1.一天时间,去了五个地方,办了七件事,效率很高。全赖之前到计划详尽、考虑充分。

在下午3点全部办完之时,终于把近日因此产生所有焦虑卸了下来。从最后一个地点走了三站地到顾乡,所有的记忆突然回来了,突然恍惚,这座生活了不到两年的城市,其实是最重要的“他乡变故乡”的一部分记忆。

晚上跟DongMei聊了很久,五年未见,相同的是我们都吃了不少苦、胖了三十斤,也都苦尽甘来。性格和经历近似的我们,当初并没有相交极深,因为微信联络,反而感情越近。也是缘分。

2.为了找《盗火者》这本书,看了经济观察报的一册书评合集。里面《再见,老北京》一书的书评,作者湛眉写了这样一段话:

在美国中西部长大的迈克尔,最深切地体会着城市变迁给人带来的去家乡化,那个一度生养自己的地方,再回去时,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熟悉,这是所有家乡被改造了人们的共鸣。从美国到中国,从四川到北京,所有城市都像是走在高速公路上,城市建设愈演愈烈,又毫无章法,人们摸不准它的方向,更跟不上它的速度,于是处处皆是异乡。

——湛眉《弥留的老北京》评迈克尔·梅尔著《再见,老北京》

北京是个大熔炉,给外来务工灵活的工作机会,让他们在这座城市也能找到相对廉价的住所,生活下来,他乡与故乡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了。

前几年回老家,很多地方都不认识了,高层住宅拔地而起,街道重新开辟,这几年对于一个三十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的小镇来说,仅三年的变化就是翻天地覆,再回去,有时甚至会迷路。

3.哈尔滨于我,也是有着特殊的记忆。每两三年回去一次,都有很多感慨。群力与西客站的兴起,是这座城市的新的延伸,新的枝干,而红军街、哈百、索非亚、马迭尔、松花江大桥,仍是永恒。

突然之间,很有时光穿梭之感,原来不经意间依然过了七八年,这时的我,一个小小的个体,身处这样一个时代,从一座城市再迁徙到另一个城市,地方的记忆,是时间,也是生活。

文化,大抵就是这样的思考产生的。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