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

前几天,清华化学系实验室爆炸,逝者了一个博士孟祥见,跟一个同事名字音同字不同,每次看到感觉都怪怪的。

国内的化学实验室安全,历来都不太重视,废液乱扔,通风橱、油浴、加热套、反应釜、烘箱、冰箱、各种气瓶和液氮、易燃易爆等危险药品、剧毒药品的管理都不规范。这次事故大约是这几年最严重的一起了。死了人才注意,真的是晚了。

最诡异的是此次孟博士的意外逝世被定性为因公殉职。大约也是因为家长不答应吧。但这又有多少用呢?

孟博士出身贫寒,83年生人,独子,未婚。他读书读到清华博士后,发了一堆论文,马上要毕业,工作都找好了,却这么意外殒命,就像被东方化作烟尘带走,真是造化弄人。

想当初不继续读博士做研究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对身体有伤害、真的有危险,有一次药品沸腾甚至扑到我的脸上和身上。虽然没有追究责任,但心有余悸。幸好马上清洗,没有什么问题。但的确是下决心彻底离开这个行业的重要原因之一。

做实验,做研究非常辛苦。导师们的身体都受影响。还没毕业的时候,分析室的一个非常出名的教授去世了,好像是癌症,才50岁左右。主要因为常年使用有毒药品做溶剂,而学校实验室条件太差,检测仪器又不密闭,实验台通风橱都经常不好使。这位老师出了名的温谦逊,对同事学生都特别好,学术水平也很高,他还特别喜欢养花,放在实验室里每次都养不长就死了。这位老师去世后,校领导专门修缮了这个分析室的通风管道和通风橱,但换汤不换药,还是四处漏风,只是摆样子罢了,并没有从根本解决问题。

当年化四那里总是弥漫一股浓浓的奇怪的化学药品味,加上冬天教室太冷,当年从不在那自习。化四主要是离逸夫楼的有机实验室太近,通风不行,设备也不行。上届学姐有人报送或考研读了有机,室友间亲密谈话都专门强调,只在头几年多拼命做实验发文章,因为以后一旦想要孩子,必须停做实验两年以上,给身体排毒,以免影响宝宝先天健康。

是啊,另一个导师就是例子,当年为了事业,和师母都特别拼命,那个年代条件更差,结果后来儿子先天残疾。最后就算事业成功又如何,即便后来物质条件好了,儿子虽然治理健全,各方面因为导师的名望能和正常孩子一样受教育,没有受到歧视。但他终究会长大,导师和师母终究有离开的一天,当终有一天失去庇护后,他能一直像健康人一样过正常的人生吗?

并非过分惜命,而是有选择的时候,还是珍重自己一点比较好,不然,就像孟博士一样,使整个家庭陷入巨大的创伤和悲哀中。

学化学做研究的人,只要一直从事,还异常专业,身体难免要受到损害。这是这个科目不好的地方,就像学核能或放射之类的专业一样,职业病的累积和危害程度,跟其他专业不同。

但愿后来的学弟学妹们能在追求科学高峰的同时,也爱惜自己的身体,注意安全。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