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日

昨天是元旦,2016年的第一天。

早上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下午去东坝,买了很多菜回来。网上下单买了一个韩式电火锅,非常便宜,购物(尤其是心仪的购物)果然让人很开心。淘宝真是万能的。

晚上做了韭菜合子和鱼汤,吃了很多红油杏鲍菇,很美味。

看了两集《芈月传》,睡觉了。

凌晨四点半醒来,因为做了一个怪梦,梦是一个记者,做采访完了返回的路上,看见一个小男孩跟别的小孩打赌,说输了跳化粪池。这孩子并不像普通的孩子,举止言谈不俗。结果这孩子真输了,然后他真的守信用跳了化粪池……结果我为了救他,也沾了一身脏。

捞出男孩后,发现化粪池里其实很浅,除了正中央的他,上还有一排其他四五个小孩在化粪池里的边上站着,还轻松的哈哈大笑,好像他们不是泡在化粪池里,而是在泥澡池里泡泥浴一般。

特别诧异,但赶紧捞起孩子出来。发现孩子的父亲正赶来,连声抱歉,指着旁边的小洋楼说自己家就在附近,请去冲洗一下。进了这房子,尽管没几层但内有电梯,孩子父亲递给我一套换洗的衣裳,我低头一看衣裳,主意力集中在衣裳的款式是男是女,然后就醒了。

自从看了《前目的地》和《彗星来的那一夜》等科幻电影,思维方式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如果给自己结个梦,也许会是这样:

1.记者身份预示自由、独立。

2.采访路上预示继续向前的事业发展和追求。

3.孩子意味对家庭的希望。

4.孩子们之间打赌意味着未来的各种未知。

5.化粪池意味着事业前途,看似腐臭和危险,但也许事实和想象并不一样。

6.孩子的父亲代表安全感。

7.衣服代表身份认知。

也许整个梦里,连小男孩和男孩的父亲,外加池子里的其他小孩,都是另一个我自己。

这种脑洞大开的解梦,像不像《前目的地》加《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最近常做梦,不是梦回学校,就是梦见旧人,总之是突然梦回过去几乎遗忘了很多年的人和事。

也许是跨年的影响。

渴了,喝了点水。

然后看了一些朋友圈的转发,梁信军在正和岛新年论坛上演讲“5年后,世界级企业将在这三大领域诞生”很有水平,言简意赅,直击要害。去年也看了他的跨年演讲,很好。

12月31日晚,罗振宇也在水立方开了现场直播的跨年演讲,从晚上八点半到凌晨12点,据说优酷还做了全球现场直播,黄金会员免费观看。网上放出一半左右的文字稿“只需生长”,前半段挺好的,尤其说到这些:

去年董明珠给股东一百多个亿,没人知道,但是刘强东生孩子全国都知道;王建林去年的资本拼命往海外铺,没人知道,他的公子发微博,天下皆知;汽车产业去年最热闹的人是贾跃亭,要做超级汽车,其实谁在真正关注汽车500强企业?是吉利汽车的李书福。我们看到最热闹地新闻未必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段盘点还不错,有几个我都没听,枉我处在这个信息最发达的互联网行业的前沿。可惜后面几个小时的演讲并没有想象那么精彩,还是功夫不到,倒也不能怪他,毕竟他只有两三年的商业经验,不一样的。

放假几天在家休息时,也偶尔思考,突然意识到,在这里继续工作或生活,还有好几年,但五年前那个时间点来到北京入这行,时机非常好,也算非常幸运!

ZT在朋友圈里发言说总结过去的一年里的大事,和相恋6年的女友领证了,也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嗯,大家的日子都在越变越好。

梁信军在新年演讲中说:

移动互联网是中国最具有全球战略竞争力的行业,为什么?第一人多,人口携带的智能装备多,普及率高。而且用的是同一种语言,同一个货币,同一套物流体系,同一个税收。全世界单一市场和单一客户的数量,咱们是全世界最大的。这就形成了特别明显的移动互联网优势,移动互联网跟规模是有巨大关系的。

真是赶上了好时候!

快七点了,天还没亮。困了,正好再睡个回笼觉!

聊了几句天,人不见了。估计没准也是睡过去了。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