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0日

其实很早我们就知道发战争财是极为暴富的。尽管成功之后会用各种方法洗白,原罪不可避免。但仔细研究这段经历是很有趣的。

最近有个大新闻,但都被快播引起的段子淹没了,即宁高宁的换岗:《宁高宁“换岗”传递出什么隐秘信号?》。之前就留意到华润继宋林“下岗”后正式换头儿,但看完“商业人物”公众号这篇文章,才发现另有千秋。

这感觉,就像刚打开一个像壁橱一样的柜门,却发现里面是一个完整的房间,房间背后还有房间。

这篇文章揭开了华润、中粮、中化这三家巨型国企之间的细密勾连。作者迟宇宙在文章中讲:

华润集团前身是1938年中共为抗日战争在香港建立的地下交通站,1948年改组更名为华润公司,1952年隶属关系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变为中央贸易部(现为商务部),1983年,改组成立华润(集团)有限公司。1999年12月,与外经贸部脱钩,列为中央管理,2003年归属国资委领导下的中央企业。
这三家企业均为原外经贸部(商务部)创办企业,2003年这三家企业与中国通用技术总公司(通用技术)、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一起划为国资委下属的中央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中化集团的首任总经理卢绪章是中国外贸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他也是华润的创建者。

之前就对当时与各党做生意的商人那段历史也很感兴趣,早前的胡雪岩,后来例如霍英东,更近的比如十五年前王石等人打造万科,甚至今天贾跃亭之于乐视……他们都有不少红色资本家的色彩。

最大的感受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所以后半句也极为重要: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如果你学不会,他会再来一次。

补记:跟ppip在朋友圈聊起这篇文章,感觉华润和宁高宁的人事变动消息被刻意淡化了。前几天留意到华润换人了,其实就是标志。最近快播这么热闹,估计也是烟雾弹,为了淡化更多的东西,万科那事现在几乎消失了。

更阴谋论一点,总暗暗觉得快播这事未必真的有机会脱罪,也许最后还是会被当成屁给放了。

这次为盖住更大的爆破而故意纵容快播庭审的案子,甚至史无前例的让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就快播案发表完全相反的观点进行声援PK,还真是把水搅浑的意思。快播案,要么是故意升温释放的干冰,要么就是加了两把柴的雾霾。

不过万科案最近真的销声匿迹了,也许两方经过王石这么一闹,把水搅浑,还真的争取到回到谈判桌继续博弈的优势和筹码。

万科这事没那么快尘埃落定,华润在这个时候换总经理,宁高宁如此微妙的调离中粮,也许都是手段而已。

网上说中纪委打虎有三大撒手锏:调虎离山、剪其羽翼、精准秒杀。也太容易对号入座了吧!每次都是这三板斧。对宁高宁是调虎离山,对郭广昌是剪其羽翼,对万科算是精准打击了吧?

去年趁年底最后几天卸掉两只大老虎,年初不宜动静太大,毕竟要过年了。而且两次熔断已经很上火了,已经有舆论把枪口指向金融证券及监管部门的不作为甚至可能的腐败。因此让快播王欣出来娱乐一下,也是缓解一下紧张氛围,让整肃回到台面一下,淡出公众视野。

忽然又想起韩国电影《柏林》。二胖时代留在柏林的朝鲜公馆里一大笔秘密资金,派了忠诚可靠的李大使保管,还派了表间谍守护。又加了一重保险是表间谍的太太做大使馆的翻译,对应留下的人质是表氏夫妇刚出世就被组织抱走的孩子。

三胖继位后,三胖的哥哥被剥夺了继承权而且流亡海外。柏林的朝鲜公馆的秘密资金的控制权就成了唐僧肉,三胖的哥哥若能掌握这个秘密账户,获取资本可以壮大势力不说,还相当于捉住了小尾巴,博弈中有了新的生机和筹码。

三胖希望把秘密账户拿回来,因为毕竟是老爹的一笔巨大的秘密遗产,不能涨他人势力。而其他国际势力也盯着这块唐僧肉。

这么看,万科股权之争,也许并不是门口的野蛮人,而只是观音如来想收回自己寄放在手下手里的家犬罢了。如果孙猴子还是折腾的厉害,不知轻重的大闹蟠桃会,那就抓起来压在五指山下算了。真到那时若再想翻身,要再过上千年。

自古以来位高权重者全身而退很难。从当年胡雪岩给官军走私粮食而发家,到霍英东为我党走私军火医药,再到后来香港填海时通过倒运沙子的特权获取巨额利润。再到最近的贾跃亭更厉害,似乎就是一个有着多重身份的明镜(《伪装者》中的大姐),似乎就是当年华润中粮的前身(跟党做生意,为党筹集和经营物资)。

是这些推理太有戏剧细胞?还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万科当年股权那么分散,会不会也是因为这是公家的钱袋子你王石只能做守护者?真的想做话事人,怕是真的要想好。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