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6日

无意中翻出《卧虎藏龙》,搜了一下影评,发现原来有原著,作者为民国小说家王度庐,代表作鹤-铁五部曲,当年北派五大家之四:悲剧侠情派。

此书后来被聂云岚改编。虽然故事主题不变,但也是另一种风情的改编,人物性格却更丰满,可惜因王的后人起诉聂的后人,聂的版本不能再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憾事。

粗粗翻了下此书,真的感觉侠骨道风,真是积蕴深厚,非常有文化。武侠似乎在民国那里达到顶峰,此后还略有古龙金庸这一代人传其衣钵,再后来,真东西就不多见了。

庙堂与江湖,很多规矩和仪轨其实是一模一样的。合法的是庙堂,非法的就是江湖,这“法”为何定?法无定法,道又为何?

历代推翻旧制度的政党都是从非法武装开始的,只要此后没得权,此时就是黑社会。万一此后做上宝座,一切都洗白了。古今中外,历朝历代,概莫能外。想到这一层,就像陷入曾被我们唾弃的封建思想:这不也是轮回么?

看了两遍《师父》,徐皓峰少年奇遇,文武兼修,所以积累了他的高度,至今无人超越,以后恐怕更难。

但幸运的是,还有这样的好作品和大家,能把这些华丽的古玩得见天日,也因此有机会代代相传。

突然发现卧虎藏龙的含义:藏的龙是玉娇龙,卧的虎是罗小虎。可惜电影里罗小虎几乎溜边打酱油了,小说《卧虎藏龙》里玉娇龙和罗小虎是完整的人生,电影里把上一部的男女主角李慕白和俞秀莲也一并刻画,怪不得当时看的奇怪。

有位民间教育实践者叫张清一,早前在今日学堂讲过一堂电影课:《卧虎藏龙》——你唯一的敌人,就是你自己。当年看过这篇记录稿,特别触动。第一次觉得原来从前看电影都白看了,都在看热闹,只有有“功夫”的才能看出门道。

上周末参加了一个活动,一个年轻的创业者说自己正在筹划的项目是把国术糅到国学教育里。当时旁听的另外两个已为人父的中年创业者纷纷表示这种理想主义怕是很难被家长接受。年轻的创业者提到这方面最好的国学教育在台湾,的确,他们没有断代,传承的的确比我们好。不过根还在大陆,很多东西无论走多久,迟早还是会回到这片广袤的土地。

原来只知道日本菊与刀、武士道,却忘了根在中国。怪不得徐皓峰那本书叫做《逝去的武林》,真的忘的干干净净了。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