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0日

看了电影《天使与魔鬼》,汤姆·汉克斯主演。号称《达芬奇密码》的前篇,也有丹·布朗的原著。

起先最深的印象是:其实天使也是魔鬼,天使也有缺点。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神都不是完美的,都有显著的缺点。也许这才是朴素的哲学。宗教其实就是哲学,科学始于宗教,但其实终极也是哲学。

作品是好的,但将艺术和商业之间均衡,难度很大。电影本身被很多人吐槽,所以现在才发现居然还有这样一部作品。从影评看到书评,才发现原著作者的过人之处。

mado1983在一篇书评《<天使与魔鬼>再阅读》中这样写道:

闯关救人加上神秘组织和宗教历史,无愧于畅销书的头衔,我在经历过一次酣畅淋漓的罗马古迹之旅后坐下理清思路,剥除掉情节带来的快感,开始感兴趣丹·布朗提出的个人对宗教的见解:
“。。。现在,每隔几个星期我们就可看到科学上的进步,其发展速度我们无法控制。我们(科学和宗教)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但当宗教被抛至脑后时,人们不知不觉陷入了精神的荒原。我们迫切需要寻求意义。说真的,我们确实需要。。。。。”
“。。。自伽利略时代起,教会就试图减缓科学无情的进军,虽然有时采取了错误的方式,但一直都是出于善意。我提醒你们,看看你们周围的景象吧。科学并未坚守自己的诺言。它所承诺的高效而简单的生活带给我们的只有污染与混乱。我们只是一个遭到破坏而发狂的物种……正走向一条毁灭之路。。。”

再次想起稍早时候和老爸说起的“中庸之道”。科学和宗教似乎不再是两个必须严格分界的概念,盲目信仰科学和全心相信神迹都是不可取的行为。人类需要相信存在有比自身更强大的力量才能继续保持责任感和敬畏心,当世界的一切事物都能由科学解释时,对自然和生命的崇敬就会迅速流逝,人类的妄自尊大一旦走到了尽头,世界的毁灭便在所难免。宗教被认为是“精神鸦片”,对科学奉行到极至也可以让思维混乱,曾听说有科学家试图通过基因分析解释人类的各种情感,以待有朝一日可以在实验室中创造出“情绪”,这样的“科学进步”其实是很恐怖的,如果一切美好的感情、油然而生的心动,甚至独一无二的思维都能被创造出来的话,人类还能被称之为人类吗?

“中庸之道”教我们尽量寻找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尊重科学给我们的种种现象的解释,当科学不能给我们解释时,相信有另外一种力量制衡人-自然-宇宙之间的关联。狂热的信仰产生邪恶,毫无信仰则带来空虚,平衡是一种艺术,人类需要了解这种艺术,并努力掌握它。

比较有趣的还有一处,就是科学家列奥那多成功证明了上帝在虚空中制造物质(创造宇宙),即上帝创世论是可能的,这本该得到神职人员的欢迎毕竟他更好得证明了上帝的存在。但是他却被杀害,罪名是,如果让人们看到上帝创造宇宙的神迹竟然能在实验室被模拟出来,这根本是科学的胜利,而不是宗教的。这说明对立的双方可以相互转化,并不存在绝对的胜利和失败,就像为教堂设计壁画的艺术大师可以是严谨的科学家一样,世界充满矛盾,矛盾并非不可调和。

我想书评者很可能是理科出身,至少读过研究生,因为几乎只有经过完整的科学教育才会体会那么深。

2007年左右那次大会给我人生产生过巨大影响,当时一位科学家专门复印了爱因斯坦的《我的世界观》给所有的与会者。当时才第一次重新认识为什么爱因斯坦发现相对论后居然一直研究形而上的科技哲学这件事,最顶级的科学家发现最顶级的科学发现之后,没有继续登峰造极,居然用剩下的宝贵余生研究宗教去了!为何?

爱因斯坦在文章的最后说:

我们所能有的最美好的经验是奥秘的经验。它是坚守在真正艺术和真正科学发源地上的基本感情。谁要体验不到它,谁要是不再有好奇心,也不再有惊讶的感觉,谁就无异于行尸走肉,他的眼睛便是模糊不清的。就是这样奥秘的经验──虽然掺杂着恐惧──产生了宗教。我们认识到有某种为我们所不能洞察的东西存在,感觉到那种只能以其最原始的形式接近我们的心灵的最深奥的理性和最灿烂的美──正是这种认识和这种情感构成了真正的宗教感情;在这个意义上,而且也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才是一个具有深挚的宗教感情的人。我无法想象存在这样一个上帝,它会对自己的创造物加以赏罚,会具有我们在自己身上所体验到的那种意志。我不能也不愿去想象一个人在肉体死亡以后还会继续活着;让那些脆弱的灵魂,由于恐惧或者由于可笑的唯我论,去拿这种思想当宝贝吧!我自己只求满足于生命永恒的奥秘,满足于觉察现存世界的神奇结构,窥见它的一鳞半爪,并且以诚挚的努力去领悟在自然界中显示出来的那个理性的一部分,倘若真能如此,即使只领悟其极小的一部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终于理解,也许像他一样,站在科学的最前沿,面对神奇的无人之境,也许真的改变了他的三观。他的科学发现恰恰证明也许真的有上帝存在,人与世界、人与自然,心存敬畏,这又回归朴素的哲学,最朴素的哲学不就是原始的宗教么?科学界的人从不信上帝,把科学当成信仰,但当步入虚无的无人之境,科学能把你送到这里,却只化为机器和工具,这里只有你自己,连一个同伴都没有,此刻的你,如身处满地辉煌的宝藏之地,狂喜之后,发现各种魔鬼也被释放。此刻守护你安全的,唯有心中的信念和勇气。那么最后的敬畏在哪里?

电影《星际穿越》里,老教授用了毕生精力居然在解一个错误的循环。他明知这一点,依然如此,却也不是为了保守一个秘密。

有一段时间,科技圈里所有青壮力量的顶级大佬都变成了超级科幻迷,在一个微信群讨论科幻,热火朝天。刘慈欣好像也在里面,而且居然还有“铁甲依旧在”。一直好奇他们为什么。方老师有一次也在纷纷问我们看没看过《三体》。现在有点明白,创业之路,也像科学之路,这个过程中的感受难以像外人道也,那种过程和感受却像极了科幻,也许这就是原因。

不必过于苛求自己,不必自卑,反而要自信一点。相信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只需扬长避短,专心做事就好。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