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

《Bogowie》是部波兰电影。直译名为《神》,又名《神之手》或《心脏移植医生》。讲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波兰,著名心外科医生比格涅夫·莱利加带领他的团队克服重重困难,成功完成波兰史上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的故事。

好几年没再看过波兰电影,都被美英彻底覆盖了。当年波兰优秀的电影很多,比如红白蓝三部曲,比如《钢琴家》。这些年却没什么声音了,大国时代,小国的悲哀。

看了这部波兰电影,哇啦哇啦说的波兰语,而不是熟悉的英语,好不习惯。看起来也并不认真,看了两次才看完,难以沉下去。

但里面有两点很震撼:

1.即便1980年代的欧洲,心脏移植这种外科手术仍然充满争议。

在波兰,心脏仍然被国民虔诚的认为上帝的遗物。换上别人的心脏并成功存活,虽然是科学的伟大进步,但对伦理和信仰仍然是极大的挑战。因为心脏一旦出了大问题,就是生死由命的事,在波兰,这就是“神”的问题,作为医生如何跟神叫劲呢?

当时老一辈以及传统的医界泰斗都不敢挑战,连莱利加医生的恩师也不敢。但莱利加坚持着,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2.莱利加医生的压力还有医学伦理问题,以及成功前的多次失败。

没有成功的先例却要将手术试验下去,意味着一旦失败,就会承受来自各方面的指责,甚至有人会说这是拿人的性命做实验,是为了“出名”。甚至学界直接对他下令禁止试验,并说:莱利加,你不是上帝,不要继续杀人了,你的野心已经蒙蔽了你的良知。”

虽然困难重重,但好在还有团队的支持,还有其他同仁对这种创新的鼓励和声援。事实上莱利加医生及其团队直到第四次换心手术才算成功,患者成功又活了七年。其他的都很短,第一个当场就死在手术台上,第二位活了7个小时,第三位存活了一个礼拜。
===
一直以为心脏移植很久以前就有了,没想到也才不过三十年。那时候,科学的每一次进步,都伴随着昂贵的代价。让莱利加坚持下去的显然是科学而非宗教,但随之而来破坏掉的恐惧和敬畏,也衍生了其他更为严重的问题。比如如今器官移植形成的市场,有大量非法交易,甚至以系统的绑架、倒卖和流水作业为基础,非常严密和专业。

影片中莱利加医生在每次失败后都痛不欲生,喝的酩酊大醉,难免掺杂了各种沮丧、愧疚、怀疑和懊悔。但恩师临终前的鼓励,以及莱利加直面那个小女孩患者的母亲之后,才逐渐宽慰和坦然。难得他们如此之牛,只三次失败就获得了成功,而且每次失败都伴随着巨大的进步,一次比一次。也许这种过程也是神的眷顾吧。

看了Michael Lewis 2012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典礼的演讲,他提到了进入所罗门的细节,以及辞职写作《说谎者的扑克牌》的经历,他强调最重要的一点是运气,很难说随机产生的幸运是否真的是决定性作用,但绝对不可小视。这种观点不算新颖,但这次提的很严肃也很严密。

没有人能预测或解释幸运何时来、从何来,而幸运出现之时真的如同神仙眷顾。太多这种解释不了的神秘,也许说明,没准神真的并非不存在。

莱利加的科学突破,也有太多幸运的成分,Michael Lewis的人生经历就更是。虽然不可否认他们极为专业和努力,但从统计学来讲,万事俱备的人很多,而东风最可遇不可求。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