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

今天加班,一直到晚上九点才走。

我喜欢有意义和有效率的状态,加班也愿意。但如果没价值和没效率,就是干耗,绝逼不加班,多一分钟都是浪费。

看了一会老白,又看了一会小李子,整理思路。

休·格拉斯其实比特朗勃还枯燥,但总比写文档好一点。休的坚韧和特朗勃的执着,是早就知道的,但也正因为知道会很枯燥,又是好片,不想半途而废,所以这一季所有名片儿都看完了,就这俩没看。

其实他们都是一类人。很喜欢这种人。轴。

尽管枯燥也会看完。

注意力集中了一会,忍不住了。又不想换台,刷了下微博,看到金融八卦女说:“年纪越长越深有体会,聊得来会比长得美有杀伤力。

于是跑个题:

上次跟LL一块吃午饭。那个感受一直忍着没说,可有些范儿和前三次吃饭是一毛一样的。貌似和他在各种场合一起吃饭,好像也就这四次。

其实他人很不错,聊工作也没问题。但就是也许我比较笨嘴拙舌,性格倔强,恐怕很难和风格相差较多的人能聊好闲天的。聊个五分钟肯定就鸡同鸭讲了。那个劲儿不知道怎么描述,也可以说有一种年代感的可爱,每次都想起他来之前大智的描述,那时听到那些描述的印象……很有画面感。

聊天真的能反映很多东西,有时候十年就是一个时代,有些差别真像隔了一个世纪。这并不是贬义,但时代对个体的印记以及经历阅历的影响,真的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很多。

有时候我的东北大碴子儿和鸡汤范儿,何尝不是这样呢?只是太习惯了,不知不觉。恐怕要是跟90后、00后天天打交道,他们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风格吧。

说跑题了,经常写博客其实是在跟自己聊天。无论人脉多寡,但聊的来的往往就那么几个,这是自然规律。

被熊搏斗的休被咬成重伤,差点被想抛弃他并抢走猎物的同伴杀死,又被活埋。一个善良的同行猎人阻挠了那个无良猎人,并留下水壶在休的身上。躺在坟坑里的休,重伤到一动不能动,连就在胸口的水壶都够不到。也正因为如此,激发了他求生的欲望,从被活埋的坟坑中奇迹的爬了出来,看来濒临绝境的人的潜能被激发出来,反而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爆发力。

《荒野猎人》基于真实事件改编,为了强化故事和人物走向,修改了部分背景。比如现实中休没有印第安儿子,片中贯穿始终的因复仇而强烈的求生意识,现实中没有这个成分。当然真实的休的确被一只母熊撕的四分五裂,也的确为了复仇不仅顽强活了下来还锲而不舍地千里追凶。只是真实的仇家当时当了美国大兵,杀大兵是重罪,也因为漫长的追凶过程中在整个大的历史环境中看到和经历了更多东西,真正拿到仇家反而下不去手,这一点,是巨大的不同。

《荒野猎人》讲述的不只是一个九死一生的重伤者孤独复仇的传奇故事,还有更为宏大的世界观和历史追思的主题。原著小说作者的真实身份是WTO的美国官员,常驻日内瓦,他的经历和思考的深度,赋予了这个故事新的深意和主题。正如豆瓣有篇文章《残酷荒野生存个人秀背后更残酷的文明进化史》讲的很好:

《荒野猎人》中,所有人物命运沉浮和所有罪恶的源头都是西进运动中的皮草贸易。皮草猎人休·格拉斯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将近200年,在他们开疆拓土打下来的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美国人迈克尔·庞克,把这位祖辈的故事写成了小说。迈克尔·庞克的真实身份是美国驻WTO的贸易代表,WTO,也就是世界贸易组织。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相对的先进和落后依然是存在的。我们貌似找到了一种弥补这种差距的游戏规则,那就是WTO。
从我们国家加入WTO的这15年来看,相对落后文明的我们通过贸易获得了巨大的发展,看上去跟西方文明的差距越来越小。但是别忘了,WTO依然是个包裹了外衣的文明扩张工具,它依然是残酷的。残酷在哪里呢?大概就是我们为之付出的自然环境恶化/贫富差距等代价,以及被强行改变的生活方式(比如背井离乡外出打拼)和价值观(比如用物质的占有程度来评判的成功学)吧。

《星际穿越》里的马特达蒙,曾说明了,为何明知包含自己在内的每一批被派出的宇航员都极可能全部牺牲,但依然没有用机器人代替。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只有人有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命的敬畏,才可能在绝境和不可能中创造奇迹,而机器不行。

生的欲望,希望,加上执着,形成一种信仰,那结果,可能是非常壮阔的。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