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昨天说表现是容易着急,一着急就甩脸子。

今天一看,还真是。

早上就是否开需求说明会的问题,争执不下。一边是觉得这是动员会没必要开,一边是这是说明会,非常有必要开。

应该一起仔细过一遍,不然对每个组都要口述一遍,难免有出入和遗漏,而且不同环节的大家没有整体的认识,更难以互补疏漏。之前就存在因为既没有详细文档也没有整体沟通,时间点临近才被逼无奈加班突击,非常慌乱。

没有正式的起始点,没有衔接点,一头雾水。起始点和中间点是很重要的。上游的人做到衔接的地方,中游的人都还不知道项目全景是什么,也没搞清楚自己应该在哪里怎样介入,怎么能衔接得好呢?

结束点也很重要。上个版本也没有个结束,好似递交完就算卸货了。没有复盘,没有休整,然后连滚带爬奔往下一个阵地,这其实是有问题的。5分钟的总结也是正式结束啊!

军事战争的传统是,每场大战结束后,都要就地整编,一方面打扫战场、清理战果,一方面略做休整,以逸待劳,另一方面整编队伍,调整兵员部署,补充补给,运送和治疗伤兵。

说战争有点极端,可也没奢望多么正式和充裕,只是想表达一种意思——经常性萝卜快了不洗泥会有问题的。

就像那天加班后打车司机师傅说的一样,士气非常关键,在这个世界里,政委的工种快消失了,但仍需也有人起到这个角色和作用。

每个人的立场和想法是不同的,人性就是这样。今天A和PP都没来,是可以说“明知时间紧张、今天要开始”还休息有点那啥,但没有结束就强行开始,难免有些别扭。有些话最好不要绕过。

人心是肉长的,作为成年人,是有专业素养能正面理解核心意思,但也不是铁打的。信不信任,一下子就能感觉到,瞒不了人。站在理智的立场上,皮筋抻太紧容易断,或者被崩。

也许说的这些都是没用的,过于操些没有的心了。

当然,也许从方老师的标准来说,这种压力是相当温和的、远远不够的。我这么说话,没准人家也会觉得你到底是哪伙儿的?朽木不可雕,真是不开眼,还唱反调! 真是缺心眼。

表达方式不同,也或者大家角度不同,位置不同。都没错。

做对的事,主次分明。要结果。

这是为低效开脱么?其实真不是,恰恰是提高效率但理顺流程和协作方式,有些无意识的粗暴会毁民心。方老师施加巨大的压力给我们都没问题,但不能不加思索的直接甩给下一环,那就是缺心眼了。

很有可能,每个人都没错,但需要因地制宜,对每个人用不同的、合适的方式。道理的看起来没错,但关键点不对,说的方式不对,总体上和结果上依然不会对的。

但能领悟到这一层不容易,能找对症结,对症下药,更难。

总之,今天一着急,又甩脸子。然后被甩回来。甩回去,再被甩。

回到座位上,想想活儿还得干。那就分开说需求吧。没说完进来了,一脸尴尬。

转眼到了下午,遇到问题时,丝毫不记得甩脸子的事情,又颠颠跑过去确认,真的像没发生过。说实话,也挺佩服能做到这一点的。但真正的尴尬是,到底界限在哪里,哪些可做决定,而哪些需要确认,还是没有明确。

晚上纠结在设计细节层级关系不对,改了原型,还是没有一下定下来。和康康讨论了一小时都没察觉,伟松跑来看看我们在纠结啥才发现时间居然这么久了,赶紧停下来。定不下来就抓个人换个看法,一起讨论下赶紧定,果然第一反应又是说为啥改掉了。但正确的方式,应该是问:你们改的原因的**么?觉得不对劲的keypoint在哪儿?

两者的区别是,一种让人误解为不合理的需求也不能改,而另一种是迅速定位问题、快速解决。

于是又着急了。连着熬了两天,身体的疲劳表现为急躁,着急结束,想尽快下班睡一觉。

回家路上,继续想到甩脸子的问题。忍不住笑了,这就像小孩子吵架啊!你甩我,我甩你,然后明天还在一起玩,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成年人甩脸子的确让人觉得不舒服。这次也替他们感觉到了很不舒服。

几年前有人因此发飙过。那是最近的一次教训。

但后来又很快忘记人家的发飙。看来大家涵养都太好了,真是忍受不了这种台风般的压迫感了。人家刚想也回击以狂风暴雨闪电雷鸣,没想到一下子龙卷风般不见了,马上风和日丽,消失的无影无踪。也许这么招人恨,就是因为太快忘记这个性格,就像《黑镜》圣诞特辑那集,能把讨厌的人拉黑成一个空气般模糊的影子,使其彻底从生活中隔离。令人恨之入骨,却无论想报仇或和好都不能,着实也是一种酷刑。

唉,这个性格,就像龙卷风,闪电般快速且疯狂的破坏,然后消失无踪,真的很招人烦。

之前居然一点没有意识到,也没觉得后悔或过分,因为马上就忘了! 现在发现这个的确很过分。

没想到,这方面的健忘恰恰是更令人气愤的。不怕你生气,也怕你不生气,就怕把你惹得真生气了,然后凶手不见了。

但是真的很有疑问,上次动员会为啥没叫我?因别的事到处找人的时候才发现的。这怎么回事啊!一直在座位上的啊。

别的都可以不在乎,有些东西一开始琢磨就产生了乱七八糟的发散。位置很尴尬,到底哪儿伙的啊?都很尴尬。昨天二等公民事件就开始惹毛了,现在才发现,估计这才是起因,尴尬是根源。蝴蝶效应啊。

哈哈,才发现自己这么小心眼。

当然了,谁不尴尬呢?活还是要干的。

本来今天应该把页面逻辑、功能点、跳转关系都详细整理完的。这一点残余的不爽,加上有些累了,就撤了。

有点不负责任,但趁现在还有很多毛病,就让自己任性一次吧。

总而言之,这个特点是,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受情绪影响理智。强烈的压迫感。尤其一旦惹毛了别人,就迅速走开了,还能该干嘛干嘛。人不理我,我不理人,想多久就多久。很少主动修复关系,也不低头。非常倔。但该找随时也可以找,就像没发生过,还说啥还是啥。

很奇怪。

想必不少人因为这种奇怪恨得牙根痒痒。

不过不是我嘴硬,有时候粗暴一些也是一种风格,激化了矛盾,然后迅速突出了问题,倒逼一个解决方案出来,然后大家分头继续。这是一种果断。如果照顾面子压着耐心绞尽脑汁用温和的语言来回讨论或说服,对方也得这样,来回拉锯,还不如当机立断。毕竟所有人都要结果。

记得胖小样走后,有一次一块和大智吃午饭,还说小样夸我有效率,听到这个评价第一反应很惊讶,还以为要说我性格刚硬有压迫感总令人不舒服呢。

XiXi年会上也提到我的严格。不过她肯定也明白对事不对人,事情做完了,能力进步了,对个人的好处要比当时不痛快强得多。

我们给老板打工,是来干活的,不是来交朋友的。没到管理层的位置,完全不用那么细致地考虑复杂的关系和人情世故,他们才需要绞尽脑汁想出万全之策来实现目标。我这还没到那个程度,要什么给什么,直接点比较好。

方老师逼急了也会发飙,办公室里能咆哮到全公司都听到。这不是情绪化,而是一种手段,目的是更直接的解决问题。如果这还不行,那再换一招,比如最近要搬家了,这就是另一个手段。反正解决问题要用到很多方法,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

因为所处位置和面对的对象不同,有人适合直接,有人适合怀柔,不一样。但想要达到目标得到结果这一点是一样的,手段黑白只是细节而已,都是个人风格。

感谢大家的包容!多不住了!鞠躬!

这么看,这种性格又臭又硬的人,的确很讨厌啊。哈哈。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