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8日

认识总是在螺旋上升的。

人生也一样,也是总在波峰波谷间震荡,然后攀升。

一时的受挫和沮丧,并不一定代表真的一直灰心绝望。这不,睡了一晚,做了一梦,胡汉三我又回来了。

就像billions的第一季上周刚刚结束第十集,Bobby跟Donny二人坐在透明玻璃的办公室,毫无负担的对话,云淡风轻的谈论人生与后事。

10分27秒,Bobby说:人生不就像一盘滑道梯子棋吗?

That’s chutes and ladders, isn’t it?

戳中了。以终为始。

今天和方老师谈,预计20分钟,掐个表。

记住这一天。

补:

出发。单曲重放Apocalyptical《Nothing else matter》。

这支曲子里,大提琴不再悲情,低沉的音色里,偶尔闪耀出遥远的星星般的光芒。那情感,那音色,那旋律,那音色,听着听着,一种特别的摇滚元素在心中荡开去,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化开去,传到很远很远……

还有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

这只曲子很长,长达16分钟,就像一首歌。大学时候超喜欢。

前几天对mess说起蓝色狂想曲,我说:啊哈哈,是很长,就像人生啊——有时澎湃激昂,有时灰心沮丧,有时滑稽诙谐,有时苍凉戏谑。也像飞行棋一样,遇梯子前进,遇滑道后退。搞不好就突然掉下来了,再爬上去,一不小心又掉了,再爬。人生无常。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