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L:起这么早啊,老人家
G:是啊,女作家,早安
L:还美女呢,几乎全公司的同事都叫我娜姐,老了啊
G:可我比你大啊,你还是娜妹妹
L:哈哈,最让我桑心的是,连比我大的同事都叫娜姐,唉,可能平时太彪悍了,哈哈
G:[拥抱][拥抱]
L:你咋起这么早?睡不着了?提前进入老年模式?
G:我每天差不多这个时候
L:啊,那你可真操心,pat pat
G:pat
L:我是被一个梦炸醒的,今天还得安抚,都快成知心大姐了,唉
G:有喜欢的就别错过,不然我都看不下去要来拯救娜姐你了
L:不带这么补刀啊!勇敢的爷们都躲哪儿去了?他们都太怂了/::+

一早上醒来就看到猫眼分拆了,桑心啊!嘎嘣嘎嘣的。这么忧国忧民,累死了。

补:

光喜欢有什么用啊!有毛用。还那么多年,有毛用?就知道斗嘴壳子。两下就灭火。

这男人啊,多大都是孩子,danny boy。似乎潜意识里永远需要有一个妈或姐,站在不远处,用着温柔而坚定的语气给他说:Come on boy!

凶悍和野性在哪里?艺高人胆大又不怕死的爷们在哪里?靠!

老娘也很累,也有怂的时候,谁跟咱温柔地说Let it go girl呢?

这个城市很美,可从来没有童话。

补:也许太凶了吧。好吧。可这就是真实的我。兔子一样容易受惊,鸵鸟一样慢热迟钝,刺猬一样细腻隐秘。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