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有时也像一只刺猬。

晒太阳的时候,懒洋洋,露出柔软的肚皮,欢快的打着滚。

高兴的时候,四处闲逛。昂着头,背着手,踱着步,快乐无比。

不高兴的时候,团成一团,像个弹力小刺球,东奔西撞,然后扎了一堆乱七八糟回来。

有一部很喜欢的电影,叫《刺猬的优雅》,一个看门的古怪老太太,有个隐秘的爱好:阅读。性格实在太怪了,连大厦里的好奇心浓厚的熊孩子都忍不住捉弄她。楼上新搬来一位日本老先生小津,淡然,他们的相遇,惺惺相惜,不算爱情,更像知己,展开了一个平淡却迤逦的故事。

印象很深刻的是老先生奢华的家,空旷,能感到富贵,暖色,但却说不出原因的冰冷。整个房间几乎空无一物,墙上挂着画,懂得人才能看出品味。

冰冷,空旷,也许人老了就会这样孤独。也许小津有那样一种慧眼,可以一眼看穿一些独特的有趣,比如这样一个古怪又普通的老太太的秘密。也是一个细腻和敏锐的人。

虽然失去太太十年,但终于放手,让那艘小纸船飘走,朝前看,更像永恒。很羡慕这种豁达,需要很强大的心,let it go… 很勇敢。

那天在日坛,走过那一座小石桥,旁边一个宁静诗意的院子,三两人在闲坐,突然想起石桥禅。

黄昏,去吉彩,也很好。

一只小刺猬的日常。

也许总要经历这些,才真的成长。

就像细雨中收衣服,打不打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收,曾经,归于宁静。

这么多年,原来还是个泼猴,顽固、迟钝,像块石头。

有些话,讲不出。但愿还能有一个角落,可以收藏这些天真。

中午活泼如段子女王,惹得大家大笑。但快乐过之后,略有感受到那种喜剧的悲伤。

还是太情绪化了。早上的大长腿事件,还有昨天深夜又被崩了,加上还是插不上手的尴尬,这就是我的世界的全部。好乱。有点方。

早上的小雨很好,春天真的来了。和方老师约了10分钟,在狭窄的茶水间,跳上高脚凳,一二三点,直入直出。5分钟结束战斗,越来越有效率了。跳下高脚凳,那一瞬,像个小兔子。

有些事一定要面对,但有些怵。脚尖冲外意味着有保留,逃避不是办法。

方老师说好的团队就是这样,要摩擦,才有火花。好吧,乔老爷也说过类似的话,懂。是以为记。

补:

只有独自生活至今,才能携手走向未来,相互独立又相互依赖的,才是爱。

林忆莲,词不达意。

刺猬的优雅,细腻,柔软。

世界上原本就没有小津,只有自己,而已。

又补:

还是不应失去热忱,失去温暖,失去希望。不应关闭那扇心门,仍然应该勇敢的拥抱它。不应因为怕受伤,而从此不敢爱。

相识容易,相处难,看见,更难。

外表普通的人,也可以拥有一颗优雅的内心。
每一颗灵魂,大抵都是可以对话的。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