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7日

LENS杂志发了一篇长文:《我们隔着疲倦凝视,这首“牯岭街教育诗”》。讲几十年前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这部电影,文章写的很长,很深。就像有人回头长长的望了那个时代一眼,那眼神里,特别特别深。

之所以突然又提起这部四个小时的著名闷电影,因为最近北京电影节正式开幕了,而且推出了牯岭街的4K版。也不知是幸福还是悲哀,我们要等电影节才有机会见到这些东西,这些浓缩的爱,又真又纯又专精专属的情感与精神。

杨德昌那个时代的电影人,以及其他文化人,经历和身份往往很复杂,跟那个时代一样。比如香港的梁文道,台湾的侯孝贤,等等,都曾经是黑社会甚至古惑仔,那个时代的演员、艺人以及各种相关行业人士,各种文化人就更是。

正因为对生活甚至阶级底层艰苦挣扎那么多年,才在后来的作品中展现出层峦叠嶂的社会风情画,不光是电影里讲的不光是故事,还有人情世故,还有时代和历史,甚至还有哲学。比如LENS的这篇文章里还讲到了社会学和教育。

艺术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电影在他们心中,已经不止是艺术了,而是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很迷人。

以下是本文一些摘录:

杨德昌:对我来讲最有趣的反而不是茅武的生平或他为什么杀人,而是那个环境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我的出发点基本上还是那段时间,太多人不愿去想那段时间,可是那一段时间对我们这一代来讲非常重要,为什么台湾会有今天,其实那个时代非常有关系,我们那一代在民国五十年是念初中,命中注定到民国八十年你就是社会中流砥柱……五十年的环境也许会增强你的个性,也许会削弱你的志气,都会影响到八O年代,那个年代有很多线索可以让我们看清楚现在这个时代,这是我做这个片子的最大动力。

我的教育学和社会学常识告诉我,人的社会化,是由三方面的教育与影响完成:家庭是社会化的摇篮;学校是社会化的宫殿;邻里社会是社会化的竞技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每一个胜利背后,都有一个深沉的背景。

补:
我从微博分享到朋友圈一篇有关水木丁的书的书评,曼佳写的:《水木丁:获得了心灵的自由便拥有了爱的能力》。

后来这条就被刷掉了。今早起来发现Mary点了赞。

只有她点了赞。
这个赞,说明了一切。
只能说一个字:懂。

我在分享时引用了一段话,深以为然:

当我看到“不曾在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感到无比的酸楚。同时她还有另外一篇关于孤独的帖子,互相印证。书中也写过她经历过的人生,遇到的很多艰难的时刻,也许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龄,经历过那么许多的事情,才能真正明白水木丁所写的很多东西。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