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0日

梦见回了一次家,少小离家老大回那种赶脚,累成狗。

家里门开着,老爸不在家。家里的样子很像早已拆迁的外婆老家。

我在外面向里望,看没人,于是没进去,先出院子去厕所。

老爸追了出来,看他理了个毛寸,像做过发型一样,但很自然很精神。可是,已经一多半都是白发了。

老爸开玩笑说换了个发型,最近都流行这样的半白毛寸。在我的记忆力,他从来没理过这个长度的头发。

突然很心酸。

我们都这么拼,值得么?

但愿。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