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

起了个大早,结果没赶上。

然后很尴尬。懵了,不知该啥。

突然感觉自己太傻了,傻透透地了。

恰好T来请安,察觉到了情绪变化。

安慰我说:么问题的,迎接新变化!

我却有点伤感:唉,要是能直接过相对美满的日子,谁愿意遭这个罪呢。。。找个省事的工作,打扮打扮自己,结婚生娃,多美啊!唉。

T说:哈哈哈,开始想逃避了。

我说:就当做命运的安排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T说:自己熬鸡汤自己喝啊

我说:那咋整啊。。有高招么?

T说:木有,你比我想的多。

我感慨:唉。。。有时候真想一下变成五六岁,满地打滚,随便撒娇,使劲发脾气,还有人哄,那种日子多幸福。。。

T说:知道了吧,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不是你想努就能努力的上。

我说:努力过,失败了,也没啥。没努力,后悔了,就只能活该了。

总不能因为怕受伤,就不敢爱吧。
干啥都一样,都是个人选择。
这一点,我还是想得开的。
只不过鼻青脸肿时,也需要熬碗参汤吊吊气。

唉,不然还能咋整。

补:
晚些时候,收到另一种反馈: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潜力无穷。哈哈,怪不得之前那么多人都看好咱,没说假话。大家还是爱我的,哈哈。

又补:

无意中翻出四年前的日志《从黄仁宇到汉武帝》,才又一次感到自己的好,以及这种性格的可贵。

四年前和现在,对比一看,那会的我和现在一毛一样,又开心了,哈哈哈。

这就是我。

那篇日志的结尾,我在阮一峰这通篇充满失败字眼的文章中,也看到了这一段––

黄仁宇是在说,他的个人失败,是20世纪中国遭受挫折的一种个体反映。

“以长期观点阅读中国现代历史时,就不会连连沮丧,反而会看到全本的戏剧在眼前开展。中国历史很可能即将融入世界历史,不但是空前的进展,而且是实质上的融和,不再缺乏希望与期许,纵使还会有挫败及暂时的逆转。

如果你看到了历史的长期合理性,那么当你经历了种种失败,年老时回望自己人生,才能平静地接受命运,体会其中的必然,然后静静地等待隧道的尽头开始展现一丝曙光。这大概就是《黄河青山》的写作目的吧。

单曲重放韩磊的《等待》,当他唱到最后一句:共同期待一个永恒的春天。春天。

全是掌声。

Tags: ,.
首页

2 条评论 to “受伤与敢爱”

  1. d说道:

    上个项目我是二把手,一把手不管事的那种情况下的二把手,善待他人,尽心心力。但做到中期又空降了一位什么都不懂的领导,什么事都要问我。我当时大局为重忍了,也非常配合他的工作,哪知他越来越觉得我好使唤,对我越来越不客气了。最终我直接甩脸色,不再搭理他。项目继续没任何影响,但我的脾气越来越差。
    项目快结束了一把手找我谈心,说都知道那人不行,但这是更上层的指派没办法,也知你委屈,大家都懂你是个好同志….
    都是废话,八亩归团队,一句话就想摆平,真是好买卖。
    新的项目,新的人老的人,而我变成了我当年最讨厌的那种人,那种仗着有点儿能耐就对人很不客气的XX。彻底的坏人。
    都是给憋的,无处排解。
    反正都是最终要做坏人的,还不如觉得不爽就“适当的”发出来,省得憋出病。
    供参考。

    [回复]

    Lorna 回复:

    胸怀都是委屈撑大的,还能咋整。做正确的事,获得成长,也就这两件能聊以安慰了。

    [回复]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