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7日

梦见想回到了八年前的单位,柳传志老先生是我们年轻版大boss的恩师,来我们单位做客,大boss及全体员工都很兴奋,紧张碌碌的各种准备。

我们办公室还有一位年轻有为的小哥,家里世交是柳老,也算半个关门弟子。忘了因为什么,他还保留之前和柳老一次晚宴的小半瓶茅台,一直带在身边,也不喝,就像带着那晚得到那种气质在身边。我很兴奋借来那瓶茅台放在办公桌上端详,然后新事来了,忘了收起来。

恰好柳老来我们办公室,看见了桌上的茅台,温和但严肃地说这怎么回事。看得出,他虽然喜欢茅台,但非常分得清场合。这种细节以小见大,上升到一种克制,才让他成为今天这样的神。

然后我赶紧解释原委,这只是个瓶子,并不是办公室酗酒。说话时拿起,发现里面真的已经没酒了,也许时间久远挥发掉了,反正即使剩一点,也只是勉强盖住瓶底的一小点了。

然后柳老的眼神说明已经了解了。没说什么,继续在我们大boss的引领下,到其他各处的参观。我们屋其他同事大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快吓死了。

然后下班时,去厕所,那是很大的洗手间区域。洗手台门厅很大,又遇到柳老,我这个年轻人一点怯色也没有,主动寒暄了几句。柳老也没把我当晚辈,也说了几句很中肯的话,内容已经不记得了。

然后就慢慢醒了。

这个梦好神奇!意味着什么呢?

昨天白天想起当年的第一次采访,那是当年和柳老一起创业的倪院士。

对于我们搞科学出身的,院士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假如要让我跟我们学校唯一的那位老院士先生说话(事实上至今从未见过,更没说过话),我会比跟校长说话更紧张。跟倪院士说话,我还要紧张一万倍,更别提这是采访。

但这位倪院士很nice,那次采访也很成功,那次电话采访的感觉至今都记得,还记得在大厦接近顶层的一个僻静楼梯非常紧张的鼓起勇气打电话,那个感觉至今都记得。

大约,这就是我职业生涯的起点。想想看,差不多十年了。做记者的时间很短,但还是非常专业的,很难忘。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