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

那天Xmen聚会,见到33,几年不见,十分亲切。

哗,那特别亲的感情袭来,压倒一切。

甚至激动不冷静到冲昏了头脑,忽视和怠慢了其他同样感情深的妞儿们,唉。当年的小伙子们都当爹了,自然不会理会我们这茬儿,但,是有点过了,娟都忍不住拿话点我了。

怎么说呢?跟她们每个人的交情都很深,都特别好,但各有各的不一样。

娟亲如姐姐,莹亲如妹妹,没来的艳婕是贴心,33是忍不住去呵护。

毕竟,33最早,走的也早。是一起经历过那些痛苦的磨难。后来的,都没见到。那种感受实在太痛苦了。时隔几年,坚强如我,这会儿再想起来,一个对视,都不需说话,就能忍不住眼眶发红。动情,非得已。可见伤之深。

也难怪,最痛的不是没躲得开而被别人砍伤,而是站在那里定定不动、心甘情愿的让你一次又一次地刺穿。这种英勇就义背后的死心眼儿,只有那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事情、特定的共鸣、特定的信任,才有这种奇葩的经历。

我们这拨人,都或多或少经历过。但大言不惭的说,是第三次波峰波谷那个阶段里相对最完整的。对一段在创业公司打工的经历刻骨铭心,听起来都奇怪,不过也很难得这么有趣。最难得的是我们收获了这么多好朋友。

那天我对大家说,Xmen有一个神奇之处,就是即便大家不是一茬的同事,即便第一次在聚会上见面也不打怵,而且很快会形成像一起亲密工作过的那种友情。比如赵宁和思源,比如国华和小谁,还有很多,更早的张伟会军、宝华雪杰、高颖善峰等等,反正很多这种组合,都是如此。他们再共事,依然很默契很愉快,这是很神奇的。

也是梁老板会选人。这些人,这些情,是唯一宝贵和有价的遗产了。

说实话,经常会想起那年和33刚出地铁的情景。难得,美丽与醇良同在。好在,她好福气归宿好。但身体不好,忍不住呵护。

其实我只比她大一岁。也许,内心也有这一面美丽的自己。可惜我的身体杠杠的,完全没有她柔弱的一面。反而彪悍的像只野牛,哪里会有人会忍不住呵护一只野牛?画风不对嘛。

唉。

小时候喜欢一个名字:樱。樱花的樱,樱木的樱,红樱的樱,樱桃的樱。

就像穆桂英或红拂女,英姿煞爽,豪迈无穷。从小一直喜欢这种。雷厉风行,文武双全,女霸王。

终于明白为何这么多年一直喜欢《怒剑狂花》,花藏花,皇甫藏花,怒剑狂花。小霸王,假小子,宽广与坚韧并存的女王。威风凛凛,侠骨柔情。

峨眉耸参天,丰颊满光华,气宇非凡是慧根。
善于计谋城府深,万丈雄心难为尼。
君临天下威风凛凛,憔悴心事有谁知怜。
问情何寄泪湿石榴裙,看朱成碧痴情无时尽。
纵横天下二十年,深宫迷离任凭添,两面评价在人间。

女中豪杰。
戗戗戗……锤!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