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也许昨天的事情感受太强烈了,一下子把所有的刚硬调了出来。

强极必辱,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过于刚烈,最后难免折断。这道理我懂。

也许是被死海理论恶心了好几次,实在没有出口,加上昨天实在太刚烈,转不过弯来了,就着了。虽然争执并不激烈。但宁折不弯。

以至于做了个梦:未婚生子,直接跳过爹是谁及生产环节,愣是没顾流言蜚语。咔嚓就生完了,瞬间长到两岁!性格跟我一毛一样,独立得跟猫一样,非常利索,非常聪明。忽然她就长大了,两岁有四五岁的成熟和理智,有些时候甚至像十几岁的小神童。完全没有一点养孩子的麻烦。

真是点燃了火药桶一样。又炸了一回。

唉,这都什么梦啊!

说明性格里的真有很幼稚的一面吗?像两岁小孩一样、一根直肠通大脑?

难道真这么极端吗?《欢乐颂》里,安迪那种神经病是遗传的,我这么执拗,家族影响?

应该都不是。

原因就两个字:我执。

解法也两个字:放下。

做人还是要轻松一点,糊涂一点。老祖宗的智慧啊,很深。

补:

这不会是蜕了一层皮,变成一个大我吧?生的那个孩子,没准就是那个小我。

那个小我,回归原本的样子,混不吝,本质一毛一样,但更纯粹。

那个大我,更温和,更包容,更柔韧,更像上善若水。

Tags: .
首页

7 条评论 to “梦:我执”

  1. d说道:

    可能遗传自你的上上辈,只是你爸妈没机会跟你聊这种事儿。

    [回复]

    Lorna 回复:

    我老爹年轻时也非常有才华、很执着,外公也是专业人士的风格,看起来还真是有影响

    [回复]

    d 回复:

    我一般不与父母聊天,别扭。但有一两次聊了下去,才得知我外公神经质脆弱幼稚,而我爷爷工作狂不做家务对人刻薄没朋友。 我一个不落全占了,而这些事我以前压根不知道。 当我意识到在我身上一些很具体的属性可能是先天性的,是有点传承的意味的时候,我相比以前活得更坦然更自在了。 尤其是发飚的时候,笑脸。

    [回复]

    Lorna 回复:

    一般来讲,刻薄是聪明人的特权。智商不够的蠢人是学不会刻薄的,那只能叫情商低、脾气坏。恭喜你啊,虽然性格耿直、对愚蠢的容忍度低,但智商高,和资质平庸的人不是一流。

    [回复]

    d 回复:

    你也一样。 但没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前这些都是赤裸裸的折麿。 别人的80分的东西,越帮越累,但还是忍不住想直接干到100分,图啥? “我就是神经病,别管我。”

    [回复]

    d 回复:

    姐,我又要开始犯病了,在我作茧自缚弄得谁都不愉快之前我先认个错。 我还是不说话了。 当个安静的看客。 笑脸拜拜。

    [回复]

    Lorna 回复:

    放轻松…

    [回复]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