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瑞斌在朋友圈分享了一篇文章,中国企业家杂志2011年的稿子《马云透“杀卫哲”内幕:本非这样结局

瑞斌说:这是一篇旧稿,但读起来仍然极具借鉴意义,对比阿里和百度如今不同的境遇,感受就更为强烈。

原来他把当初阿里因员工欺诈问题撤换卫哲并借机换血,与最近百度因魏则西及莆田事件的处理,进行对比。这两种境遇,的确大不相同。

的确,百度此事件恶劣影响之严重,股价跌成狗,却没什么人裁撤,也没什么像样的交代和处理。也许,李彦宏连这个控制力都没有。

昨天中午看到电梯的分众广告,李开复给创新工场的什么背书,我对A说李开复很悲哀,生生活成一个牌位,他的年纪、身体状况、控制力导致他只有老死在创新工场这里,死死的被困住、捆住。就像女艺人签了包身契或被控制住,只有死路一条,没有别的出路。

也许李彦宏也不全是精英性格中的软弱,也有失去控制力的原因,他也活成了一个牌位,百度的人肉活牌位。

又或者因为,百度是替王子挨打,自己人更冤,而又不能推翻太子加在自己这奴仆身上的枷锁和紧箍咒。也许只有当王子彻底挂了,自己又没被牵连,才有可能重获自由。但这种事的希望更渺茫,几乎不会发生。

不过我从那篇五年前讲阿里的文章中,也看到另一些话:

马拒绝讲述他与卫哲如何就“辞职”之事第一次沟通的情景,只说:“这一个月的难过里,有28天是在考虑‘人’上。处理事情太容易了,处理人与人的沟通是最痛苦的。这一个月我痛苦、纠结,这是真话。”

这次欺诈调查是近年马云介入子公司内部管理最深的一次。2007年B2B公司上市以后,马云有意识地抽身于各个子公司的内部管理,减少直接干预。这位太极手说,“权力死死攥在手中是没有用的,手中空的人最有权。”用他的版本来说,如果不是他偶然在邮件群里看到那位女员工发那么句牢骚,他都不知B2B正在进行反欺诈调查。

这几年我花‘人’身上的时间最多,业务我基本就不太管了。我就干这么几件事,”马云说,“第一,当好这个公司的使命感、价值观的守门员,这事谁也别碰我,其它事都可以讨论;第二,发现、培养优秀的领导者;第三,把职业经理人赶出去,要让领导者有职业经理人的能力,但是不能有职业经理人的习气。”

说马云行事天马行空也许无人否认。他不但推动阿里系在电子商务领域里成建制、成平台地拓展,他个人近几年还在阿里巴巴之外试水其它企业投资,从视野到行迹都非常开阔,而他放飞风筝、对子公司、领军人最强的控制线,就是价值观。靠了它,马云不用老呆在杭州、不用天天出没于公司,而影子般的影响力控制力却在阿里系内部无处不在。

外界的一个看法是,当马云在阿里巴巴没有股份控制的优势时,他需要有别样的手段来充分控制公司。价值观是他一道“杀手锏”;对团队时不时的轮换、调任是他另一种手段—倚重“元老”、“空降兵”把公司或某项业务做起来,到了守成或转型阶段,再施以“挪移”、“轮换”。

马云对“控制力”这个词很敏感。如果非要说掌控,他愿意换个说法叫“领导力”。

他把团队的更替解释为,很多事情,是要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人完美配合,你才能做。”

“100个人去爬山,结果到山顶上只有两三个人甚至一两个人,这两个人可能并不是最强的,但各种各样的机会和因素,其他人都倒在路上了,但他们登顶了。这就是创业,这就是公司,这就是我们的命,我们大家的命。”据说这些话马云都跟团队讲过。

他还跟创业“18个人”讲,“我们是像接力赛一样跑,需要有人休息,需要有人跑,需要有人再扛一扛,我们才能跑下来。”

2010夏季达沃斯上,马云以“导师”身份自述他的用人观:“我永远不选最好的员工,只选最合适的员工。选最好的员工是个灾难。我喜欢这样的人:他会说,‘1、I am a man. 我有缺点,但我想努力;2、我有梦想。’我讨厌人说This is a job. ……智商高的人情商一般都低。

显然,尽管阿里巴巴现在已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也实现了部分上市,但仍带有明显的创业与热血气质,以及强烈的创始人好恶。这是马云与阿里巴巴之长,也是马云与阿里巴巴共同的局限。马云自己都能意识到。他不经意间流露出一句:“这几年我最担心的,是马云(过于强大)会废了这家公司。”他有心为自己搭造“退下”来的台阶。
但“退”对平衡与协调的讲究非比寻常。这个过程,比他当年率十八罗汉天不怕地不怕甩开膀子去开辟天地还要难,更加微妙。
他说:“我今天最大的负担就是我是阿里巴巴CEO。”

但只要阿里巴巴将“马云”那披袈裟奉为价值观与使命感,以及最高裁决者的化身,他就不可能卸下这负担。

一棒人走,一棒人来,但马云与阿里巴巴,至少远至看得见的将来,还相互需要。

忽然明白,2011年马云说那些年只管人,业务很少管了,原来是公司治理里的分工。

那一句智商高的人通常情商都低,才忽然点化了我:之前只肯承认情商低,原来因为不肯承认智商高啊!这么拧巴的感觉,原来因为其实智商真的不低,反而很高。

昨天的投诉事件,虽然宁可梦中未婚生子,但脑子是清楚的。有理有据有节,最后虽然略做退让,但结果并未委屈着自己。只是不够完美的达成目标,谈判结果不够稳准狠,因此念念不忘还在总结经验,这不是智商高是什么呢?

原来如此啊!

现在的角色就是管业务。远远没到只管人的程度。现在的风格和尺度,应该还好。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