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2日

有人说雷洋事件真正的原因在于常州毒地时间,他是09年人大毕业,现在某环境研究所的主任,此次官方名目为嫖娼,其实就是代名词,不能说的隐情。

就跟电影《聚焦》反映当年美国一些有良知的报业记者调查天主教教父猥亵甚至强奸儿童的真实事件,是一毛一样的。因猥亵被调任的教父,调任理由的官方说法都有固定的代名词,用来代替猥亵的官方理由。

另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是,魏则西事件真的被掩盖了,再也不提了。雷洋事件的层层解密,层层调查,层层揭露,其实就是新闻发酵过程,这种新闻和信息传播规律,一直一毛一样,这个大事件的周期一过,立马有新的来掩盖和接替,跟大海的波浪一样,层层压过,一点不带漏掉或豁口的。

有人把雷洋事件之于公民权与当年孙志刚之于劳教制度的废除相对比,也许雷洋真的也是一个孙志刚,但魏则西其实也是另一个孙志刚,民主、自由,也同样体现在医疗等信息知情权的基础上。

中国古代的大国崛起,真正的繁荣时代,也不过三四十年,甚至短的只有二十来年。即便成为帝国,专制之下也有与之平衡的民主与平等。因为繁荣意味着百花齐放,意味着包容多元化甚至国际化,这不是民主和平等是什么?

专制与民主,其实在任何一个国体都存在。比如我们虽然本质从来都是专制的国家,但建国后一直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号称人民当家做主,这是民主,那个时代,没有精英和强权,所有人真的是平等的,为了彻底做到这一点,甚至文化革命没搞好而导致了十年浩劫,其实文化大革命最初的本意就是民主。

我们的执政党是笔杆子和意识形态为长打下的政权。他们都是牛人伟人聪明人,怎会不知什么是对的?但美国或欧洲的民主的确不适合中国,他们鼓吹中国不民主,其实一部分也是意识形态的攻击攻击,来煽动那些容易被裹挟和不明真相的热血青年。

说这些话,不代表一味拥护执政党。相反,本人从不care政治,也不是党员,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只是,非常爱我们的祖国,非常热爱这片土地,热爱,深沉。现在讲爱国都成贬义词了,但其实跟词汇本身没关系。美国人不爱国么?谁敢说美国人爱国是可笑的?这个时代,能独立思考的人太少了,乌合之众太多了。

也许是做科研出身或有类似经历的人,世界观都会立意更高远些,我们更接近立意宇宙之世界,而不是地球或国家之世界。维度不同,视角不同。

宇宙世界观,大约就是上帝视角,或者模拟上帝的视角。国家世界观,更接近国王视角,高度不同,视野不同,格局不同,相差很大,区别很多。

信息本身并没有伦理,但披露信息带来的破坏,能导致灾难,也能推陈出新,带来进步。

正如一篇对电影《聚焦》的报道,《丑闻报道背后的十个真相》中所说:

为什么《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比其他媒体关于天主教会性丑闻的报道更有意义?

电影《聚焦》的导演汤姆·麦卡锡说:“全美国到处都有零零碎碎的这类报道,但是《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把这些零碎的报道连接起来了,如同把这个事件的屋顶给炸飞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