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4日

昨天微博看到简书记公开了自己的微信号,一时想不起怎么发现的他,这些年一直默默关注,只记得他很牛,曾是很牛的投资人。

聊上了,才想起来,原来他是大名鼎鼎的魏君贤,曾经的大律师,中国私募律师第一人!后来去阳光保险做董事总经理,然后又做投资人,华丽转身,次次辉煌。才41,退休了。

曾经在财新默默关注他的专栏,貌似这两年不写了。非常飘逸的一个人,有一点点疯,很仙。

简书记太牛了,导致只能一直默默的仰望。如果第一时间想起他是谁,怕也不会搭讪,但一搭讪一回忆一查,发现了,就不淡定了,瞬间燃了。

作为多年发烧友老油条,什么大腕没见过?但本人对简书记这种骨灰级专业牛人,是最没有抵抗力的,一下子就兴奋了,特别不淡定。而且他从大律师到大投资人,华丽转身仍是顶级牛人,学霸果然不是盖的。

像个幼稚的小学生追星族一样兴奋的手舞足蹈,搞得简书记不好意思都要聊没闪人了,我又想起当年的漫步,接起几句聊起来。

简书记的创业项目是个叫“本地”的app,其实并不成功,反而,从产品立意和用户需求上十分落伍。直播都火烧云了,他还在搞社交,而且老土的如同“Instagram+微博+朋友圈+foursquare”一般的五年前的产品创意。

想法是好的,但是切入点太隐晦,不足以打动人心。虽然简书记说注册用户数巨大,但其实还是不够大,不然活跃用户这么可怜,非常小众,这产品用起来,总有说不出的怪,非常拧巴。

我说,热情是很重要的,当年做漫步,我们有热情,能打动人心,但是缺点是没想好如何商业化。但“本地”恰好相反。

简书记说,比起能击中人心而不能商业化,能商业化而不打动人心更好一点。

当时表述有点绕,我同意了他的看法。

但回头想想,其实不同意。

打动人心却不容易商业化的项目很多,他们也许不能赚的盆满钵满,但足以在行业史上留下一笔。但如果只能赚钱而不能打动人心,那就是小生意,其实仍然做不大。

如果能持久的打动人心,只要足够大足够强足够专业,大而不倒,总归能找到商业化的道路。facebook最初也不能商业化,京东现在也不赚钱,目前新美大的前途钱途也未可知。但他们有价值,基于价值,总有希望能找到办法获得利润并生长下去。

“本地”这个项目也好,或者简书记的风格,其实都有浓浓的投资人和律师意味。投资人或者大律师都太刻板,太有规律,太像正规军和精英嫡系。大规模集中作战能力很强,但探险创新从零到一完全不行,守成有余,而开拓不足,其实不适合创业。创业都是土匪,守业才需精英。

就像曹国伟曹会计坐镇新浪多年,这种控制风格,意味不会有多少创新的空间。微博能成,有太多复杂因素,是孤例。但目前,无论微博还是新浪都已经被掏空了,而其他三大门户并没有。大老板的会计精算风格影响深远。只节流不开源,坐吃山空,硕鼠一般。这种风格,不是创业,只是守业,水平高的多守几年,但注定守着守着就没了。

简书记的本地很可能注定做不成,虽然有钱烧很久,志愿也宏大,但其他哪儿哪儿都不对。最关键的是他的团队结构不对,几个合伙人都是像他一样有钱有闲的大叔,资源人脉资本一点都不缺,缺的是专业和野性。而没有野性是不可能开创一块可能伟大的事业的,没有专业的话,财力再厚也只是玩票而已。而他们这种架构,是留不住任何一个年轻勇猛有才华有实力有野性的合伙人的,玩不到一块,怎么都不行。

问简书记是哪种心态。创业心态?还是玩票心态?觉得不太礼貌,玩票心态写成探索心态。他果然说:做了自己和朋友们耍。

找了一下采访,发现他们这种见过风浪又财富自由的土豪,高举高打,一掷千金就为耍,真的和平头老百姓不一样。

如果要耍的心态,那就应该纵情的耍,更应该击中人心,就算失败了,也曾轰轰烈烈的存在过,没准辉煌过阀值,还能突破,走出一条新的路。但他们这些大叔们又不差钱,非拧巴着走商业化,小生意肯定赚不到什么,不蚀本都难,这能耍的开心吗?

两者都想要,很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也许是对漫步感情太深,有专业性,加上科技行业的热点根源其实就那么三板斧,信息社交加视频,每隔几年一轮回,现在看起来老土,但过不了多久就又复兴了。因此,心里还是有一份美好的希望,祝愿他们能成。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