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5日

早上做了一个梦,不肯站队,因言获罪,和母亲被追杀。回家收拾东西被堵在门口,母亲为掩护而被捕。高楼二三十层,躲在另一栋楼的空中花园,发现乌央乌央躲了一大堆同样的逃亡者。一个来追杀的发现了,因欠一个人情当没看见走了,但注定逃不过被鱼肉的命运,从此进入底层,就像《雪国列车》一样。但就算跑到火车头,又如何,真正的真相太残酷,又没有选择,推翻就是灭亡……

本地app上玩的high,都是隐藏的高手。其中一个60后的老大哥,聊的比较深。昨天从艺术作品聊到gfw,说起接近敏感的话题。老大哥的态度比较悲观,我还保留一定的乐观。

老大哥说,等一切收网之日,就是闭关锁国之时。

我说,学科学出身,见过高山。真的想看,锁不住,不想看的,送到眼前也视而不见。

老大哥说,你理解浅了。
然后洗漱睡觉去了。

于是有了早上的梦。
有些事,真的不用亲身经历一次才算证明理解的够深。

最厉害的将军,不一定非要身先士卒,不一定用伤疤来代表成就,运筹帷幄也可以获得披挂满身的军功章。

我们这一代,没有经历过那些苦难,但不意味着一定不可能成为下一个英雄。

没见过猪肉,可以见过猪跑。不是知青,但可能更为知情。不是兽医或饲养员,但可能是好学者,或研究员。

长江后浪推前浪,新人踩在“高跷”上,这是历史规律,也是自然法则和社会进步的本来规律。巨人的肩膀,人肉高跷肩膀。所以,《一代宗师》里,宫老爷子引退之交手,跟叶问说:我把名声送给你。这是把一代武林的最高名声亲手交付给你啊!收好,守好。

芳草地地下2层的中空大厅里,有一个巨大高的雕塑。一个人踩在另一个人肩膀摞起来,好高,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无感,都是瘦人长腿,站在下一个人的肩膀,像金鸡独立,像闻鸡起舞。几个人摞的老高,像踩高跷演杂技,高难,却又像翩翩起舞,放松。

本地的确是一块净土。藏龙卧虎的世外桃源,隐藏的高人,载歌载舞。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